創業新聞

如果今天是人生的最後一天,你還是會選擇創業嗎?

本文摘自:《儀式的力量》,大是文化出版。

過去33年,我每天早上都看著鏡子問自己:「如果今天是人生的最後一天,我會想做我今天即將去做的事嗎?」每當一連好幾天的答案都是『不』,我就知道我需要改變了。
蘋果公司創辦人史帝夫‧賈伯斯(Steve Jobs)

英國諾丁漢大學和新加坡國家教育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Education)的研究,證實了一件我們憑直覺就知道的事:意志力在早上的時候最強。如果把意志力想像成肌肉,你越常使用這條肌肉,它就越強健;但如果持續使用,時間一久,它也會氣力放盡,變得沒那麼有效率。換句話說,隨著長日將盡,就有越多疲憊和外務分散我們的注意力,所以這不僅意味一日之計在於晨,也代表要以強大、有決心的專注力來開啟一天,盡早完成重要的任務。

這個晨間儀式,是確定從你清醒的那一刻起,你強大、有決心的專注力就為一天的上午和這天剩下的時光定調。最好的辦法是問自己一個簡單的問題,也就是因為史帝夫‧賈伯斯而聞名的問題:「如果今天是人生的最後一天,我會想做我今天即將去做的事嗎?」

懷疑的力量是人類一切進步的基礎。
印度前總理英迪拉‧甘地(Indira Gandhi)

如果你沒聽過「正向肯定聲明」的力量,我會非常驚訝。但你一定聽過「我做得到」、「我很出色」、「我討人喜歡」之類的聲明。把肯定句融入生活的人,無不功成名就,甚至連科學研究都顯示,兩者可能真的有些關聯。

根據《進化你的腦》(Evolve Your Brain)一書的作者喬‧迪斯本札(Joe Dispenza)博士表示,肯定聲明就像祈禱,或許有辦法改變腦細胞,而你對自己的想法或信念,有可能影響你的感覺和身心運作。這理論在於:你大腦裡的神經元聯結你的思想、把思想組織成一種模式,當你越常以某種方式思考和感受,模式就越強大。肯定聲明最終便會瓦解負面的模式,而改用正面的模式取而代之。在科學上,便稱這種現象為神經可塑性(neuroplasticity)。

其他在《心理科學》(Psychological Science)及《心理科學學會期刊》(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for Psychological Science)發表的研究也證實,肯定聲明具有提振績效的力量;還有其他研究強烈暗示,肯定聲明真的有用。因此,基於所有來自科學世界的確證,你或許會懷疑,我何不在第三項儀式中建議你對自己說一些正面的肯定聲明。當然,這有好幾個站得住腳的原因,這些原因不是我編的,而是出自實際探討心智運作的學術研究。

首先,問題會限定思想運作的方式。問題形同催化劑和動因,每當你產生一個想法,它都是在回答一個疑問。換句話說,問題是比答案更高層次的思想,因為問題會刺激大腦進行更多活動。問題也會迫使你的心智往特定方向集中。在針對世界最成功人士的研究中有一個共同主題,是他們會將心力集中於如何實現自己的願望,而非願望本身。問題賦予他們刺激、創造力、方向、動機和動能,以實現夢想。

問自己問題會刺激心智,讓你找出答案和方向

別數日子過活,要讓日子過得有意義。
世界重量級拳王穆罕默德‧阿里(Muhammad Ali)

既然你已經明白,要把鎂光燈轉向問題,而非肯定句,現在就讓我們聚焦於問題本身。為什麼史帝夫‧賈伯斯要特別問這個問題?原因很簡單:有效。
是的,這是個假設的問題,因為如果真的可以那樣做,多數人只會想和他們摯愛的人共度時光,而非過自己的人生。

但讓我們想像一下,如果你只剩最後一天可活,你會對什麼事情真正充滿熱情。現在問問自己,你今天打算做的事,是不是你在生命最後一天想做的。如果答案是否定,那你必須問自己,為什麼不整天做你喜歡的事。你必須連問這個問題至少21天,以刺激你的心智,找出有創意的解決方案和前行的路。

請深刻了解:你擁有的唯有當下。
《當下的力量》作者艾克哈特‧托勒(Eckhart Tolle)

活在當下? 這根本不切實際? 正好相反

積極的變革難免會有阻礙,這個儀式更是如此。一個立刻浮現腦海的障礙,是底下這種糾纏不休的感覺:「興高采烈的度過生命中的每一天,根本是不切實際的。」我們需要賺錢扶養自己和我們照顧的人,就代表我們經常得去做不那麼喜歡的事。

且讓我們稍微分析一下。賈伯斯的問題要我們做的不是不顧後果,而是仔細思考我們在未來這一天的行動。我們要捫心自問,今天的事重不重要、會不會給我們帶來改變,或者今天又是一如往常的一天。

我們常迷失在日常慣例中,看不清什麼才是真的重要。如果我們日復一日、一直做著無關緊要的事,就是一種負面、無法獲得成功的生活方式。詢問自己如果今天是最後一天,就等於是在問:「假如你知道你活不過今天,你會不會換一種方式度過。」、「你還會做你原本打算做的事嗎?」

人們往往以為「把今天當最後一天活」是不顧後果、任性妄為和不負責任的許可,實則不然。它代表的是要把眼前的這一天,當成真正重要的日子來過。
下面是一些小提示,可助你務實又愉快的,把每一天當成最後一天來過

你相信你正在做的事(是有意義的)嗎?

請記得,就算是無聊乏味的瑣事,如果你看得出背後的意義和全貌,那麼你做的事還是有意義的。例如,沒有人愛做家事,也沒有人喜歡為工作或會議長距離通勤,但如果你愛你的家和家人,你就明白為什麼家事很重要;如果你在你的工作中找到意義,你就了解天天通勤的必要了。

你愛你的工作嗎?

當然,我們必須賺錢來照顧我們的摯愛和自己,但這不代表你必須做欠缺意義的事來賺錢。看一看周遭的世界,你會發現收入最高的人,通常熱愛他們所做的事。熱情裡蘊藏著無堅不摧的力量,所以不妨設定這類目標:每天至少做一件讓你感到愜意、樂在其中的事。

你願意為你的一天付出所有(盡力,而非應付)嗎?

有一個簡單方法,能讓每天充滿意義,就是為你遇到的每一個人、進行的每一項活動,付出百分之百的關注或心力。換句話說,做一個永遠全心付出的人。別保留一半實力,要以你說的話和做的事情為傲。

你知道忙碌和做重要事情的差別嗎?

今天我們都過著越來越忙碌的生活,但請試著讓自己去做真正重要的事,不只是忙得焦頭爛額。

你在拖延你的夢想嗎?

讓每一天充滿意義,不是不顧一切的追逐失落已久的夢想,而是按部就班、一步一步往實現些許夢想和熱情靠近。

我曾在安養院工作,其中有許多長輩都給我同樣的忠告:不要拖延事情、以為你還有時間,因為忽然之間,當你某天一早醒來,一切都來不及了。換句話說,想做的事就趕快去做,別藉故拖延了。

你誠實的表達了自己嗎?——向你愛的人

給予你生命中的其他人誠實的禮物。告訴他們(當然要溫文有禮的)真相,也要忠於自己。趁你行有餘力的時候,告訴你十分在乎的人你愛他們。關於911恐怖攻擊時被挾持的飛機乘客,最令我刻骨銘心的是,當他們知道自己無法生還時,打給摯愛的最後一通電話。絕大多數的乘客,並沒有提到恐怖分子或不公平、怨恨,他們全神貫注於告訴他們在乎的人,自己有多愛他們。他們的遺言全是愛的絮語,他們最後的意義是愛。

你過得愉快嗎?

你的日子應該要有某種樂趣。此時此刻,你是在這顆美麗的地球度過時光,所以請好好善用它。做有意義的事,即便只是多陪陪孩子、開始寫一直想寫的小說,或在花園閒晃、公園散步。今天是什麼日子、天氣如何、或你必須做些什麼,這都不打緊,一定要試著享受你正在做的事。請記得,不甚完美的今天,永遠比尚不存在的明天來得好。

問問題的儀式

要把賈伯斯的問題融入生活,最簡單也最有效的方式是,當你明晨醒過來、伸個舒服的懶腰,就先問自己這個問題。當你起身動作,或者更好的:當你的腳一接觸地面,就把它當成你每天問自己的第一個問題。你可以在心裡默問,但我個人覺得,大聲唸出來有效得多。

試試看吧。當你一覺醒來,大聲的問:「如果今天是人生的最後一天,我會想做我今天即將去做的事嗎?」觀察看看,說一句這樣強而有力的話,會帶給你什麼感覺。

做了有意義,而且開心的事

把每一天當成你的最後一天來過;這一天你做得一定對。
英裔澳洲軍官及詩人哈利‧哈伯德‧莫蘭(Harry Harbord Morant)

當你問自己這個問題時,提醒自己,改變不是在以後或明年發生,當我們承諾改變的那一刻,就已經發生了。許多人花了大半輩子希望事情好轉,卻什麼也沒動手去做。就好像我們在觀賞自己的人生「看看會發生什麼事」,但沒有真的去掌控它。

因此,要將這個問題轉化成改變人生的儀式,只要灌注重要的意義即可。提醒自己,當你問這個強而有力的問題、決定把每一天當成最後一天、傾全力改變時,就是事情真正開始改變的時刻。

改變人生的儀式:問史帝夫‧賈伯斯問的問題。

一個改變人生的簡單問題:「如果今天是人生的最後一天,我會想做我今天即將去做的事嗎?」你的日子要怎麼過,全由你決定。明天再問一次這個問題,至少連問21天,之後也最好天天問。你還在等什麼?現在就開始吧。讓你的一天充滿意義。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透過以下服務
粉絲交流每月小聚Line@互動訂電子報發表專欄及新創資料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