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3 種行銷方法,Sean Rad 打造市值 30 億美元的 Tinder

最近上演的電影《我們的愛情一言難盡》(Newness),描述了現代男女的愛情和交友 App 的關係。最大交友 App Tinder 的創辦人 Sean Rad,靠著替紅男綠女們跨出尷尬的第一步,成功的打造出超過 1 億下載數,總值 30 億美元的公司。讓我們來看看 Sean Rad 是如何辦到的。

就算沒有經驗,也阻擋不解決問題的決心

1970 年代 Sean Rad 的父母由伊朗移民到美國加州,經營家庭電器相關的生意。而 Sean 就在富裕的比佛利山區域中的波斯社區內長大。Sean 的家族非常龐大及富有,因此,從小 Sean 就在一群擁有強大自信的親戚當中成長。這讓 Sean 從小就知道,唯有闖出一番不凡的事業,他才能這群事業都很成功的長輩面前炫耀。

高中畢業後,Sean 進入了南加州大學 (USC) 攻讀商業相關科系。在大一時,Sean 發現為了要和他在不同階段認識的朋友保持聯繫,他需要在不同的 Email 和通訊軟體帳號中切來切去。他那時只是 Email 的帳號就分別有中學時的帳號、大學的帳號、以及他個人的 Gmail 帳號。除此之外,在那個通訊軟體蓬勃發展的年度,Sean 更需要管理數不清的帳號。

因此,他開發了一個名為 Orgoo 的軟體,將所有的帳號整合到裡面,能夠統一的透過 Orgoo 管理及和朋友溝通。雖然 Sean 沒有任何技術背景,也沒有軟體開放的經驗,但是,他沒有退縮。他看到了一個他認為需要被解決的問題,因此他就全力以赴的去做。Sean 的這個性格也讓他能夠持續的保持對創業的熱誠。

2004 年,Sean 正式的推出了 Orgoo,而在短短的 3 個月內,Orgoo 成功的累積了 1 百萬名用戶。而 Sean 在兩年後(2006 年)更是為了要專心創業而決定要輟學。但是,後來 Orgoo 面對了一些侵權問題,因此,默默的在 2007 年結束了營業。

但是,Sean 沒有被這次的失敗擊倒,他很快的就展開了第二次的創業,在 2009 年推出了電子行銷廣告公司 Adly。Adly 主要的客戶是不同的品牌廠商,而它提供的服務則是為這些廠商提供工具,讓它們可以在網路上舉辦不同的行銷活動,並即時知道活動的效益。

2011 年,Sean 將 Adly 賣出,再開始了他另一次的創業計畫。

不在沒有客戶回饋下繼續前進,用等待的時間開發 Tinder

在離開 Adly 後,Sean 在 2012 年加入了由媒體及網路公司 IAC (InterActiveCorp) 創辦的孵化器 Hatch Lab 當總經理。當 Sean 加入 Hatch Lab 的時候,他心裡有兩件想開發的產品,一是客戶忠誠計畫的點數累積 App,另外一個則是交友 App。當時,Hatch Lab 的團隊都認為客戶忠誠計畫 App 比較有吸引力,因此他們決定先從它開始。

Sean 將這個客戶忠誠計畫 App 命名為 Cardify,而它的功能是讓使用者在 App 上註冊他們的信用卡。當客戶採用註冊的信用卡付款時,Cardify 就會根據使用者消費金額,為他累積點數。之後,這些點數將能夠用來兌換禮品或優惠。

Cardify 的進度非常順利,Sean 和團隊花了 2~3 個月開發,就決定讓它正式上線。但是,由於 Cardify 需要使用者在 App 中輸入信用卡資訊,而這件事在當時又還不普遍,因此,Apple 要先嚴格的審查 Cardify 後,才讓它在 Apple Store 中上架。

在等候 Apple 審查的 3 週裡,Sean 決定先不要在沒有客戶回饋下,繼續進行 Cardify 的行銷工作。因此,他想起了交友 App,就決定將這 3 週的等候時間,投入這個系統的開發。Sean 於是請 Cardify 的一些成員先將重心放到這個原本名為 Matchbox ,後來改成 Tinder 的交友 App。

行銷方法一:將行銷訊息發給手機通訊錄內的全部人,請朋友們下載 Tinder

Tinder 這個想法,源自於一天 Sean 坐在咖啡廳內和朋友聊天。當時,有一位女生在他們面前經過,Sean 就望向了那位女生。當時,那位女生也正好望向 Sean 的方向,個性害羞的 Sean 忽然有偷窺被發現的感覺,感到非常尷尬。

於是,Sean 認為如果有一個方法,能夠在男女見面前,就先確保彼此都有好感,那就可以免除很多尷尬情況。甚至很多因為害怕尷尬而沒有機會發展的連結,也能夠透過這個方法,順利發展。於是,Tinder 的想法就在那間咖啡廳中誕生了。

在完成了 Tinder 的原型後,Sean 指派他在中學時期就認識的好朋友、一起就讀 USC 的 Tinder 的聯合創辦人 Justin Mateen 負責行銷工作。於是,Justin 決定去搜刮 Tinder 每一位成員的手機,然後將 Tinder 的行銷訊息,發給成員們手機通訊錄裡的每一個人。

雖然 Sean 當時不認為這樣做能夠得到任何效果,但是,與其坐困愁城,不如就試一試。因此,他沒有阻止 Justin,而 Justin 最後發出了大約 500 通訊息。出乎意料的,大約 80% 收到訊息的人馬上就下載了 Tinder,到了第二天,下載數更成長了 50%!

創新拿鐵

Sean 對這個結果感到非常驚訝,因此,他還重新確認了好幾次,以確保數據是正確的。當他開始聽到他的朋友們開始透過 Tinder,讓原本的泛泛之交有了更深的連結,Sean 立即意識到 Tinder 將會受到歡迎。因此,Sean 下了個很大膽的決定;他決定違背一般「分散投資」的常識,放棄正在等待審查的 Cardify,將所有的資源都賭在 Tinder 上面。

行銷方法二:故意在公眾場合大聲討論 Tinder,提升它的知名度

Tinder 在 2012 年 9 月正式上線,在它成長的初期,每一個下載都是很重要的。因此,Sean 都會不顧顏面,竭盡所能的讓更多的人知道 Tinder。

「這個 Tinder 真的很有趣!是誰將那麼有趣的 Tinder 介紹給你的?」

Sean 會在咖啡廳中故意和同事大聲的這樣討論,期望能夠引起咖啡廳裡其他客戶的注意力,讓他們對 Tinder 產生好奇,進而下載 Tinder。

除此之外,Sean 知道交友 App 最大的潛在用戶和批評者,都是大學生。因此,他決定要先贏取大學生的支持。Sean 相信只要大學生願意使用 Tinder,那要讓其他族群使用,相對就會簡單多了。所以,Sean 決定從他的母校 USC 開始,讓 Tinder 攻佔大學校園。

行銷方法三:在大學內辦派對,強制參加者進門前要先下載 Tinder

當時,正好 Justin 的弟弟要為一位女性好朋友在 Justin 父母的家辦生日派對。因此,Justin 的弟弟租下了一輛遊覽車,打算將要來參加派對的 500 名 USC 學生,分批由宿舍載到派對會場。負責 Tinder 行銷的 Justin 靈機一動,就建議 Tinder 可以支付遊覽車的費用,然後將派對變成「Tinder 派對」。

創新拿鐵

在他們取得了那位女士的同意後,決定將派對搞得更大。他們支付了遊覽車以及其他的費用,還請了幾位保全站在大門口。要進來參加派對的人,一定要先下載 Tinder 到他們的手機,讓保全確認後才能進來。雖然在下載的當下,學生們根本不知道這是什麼 App,但是在派對後,Sean 發現學生們開始使用 Tinder 交友,而這也在 USC 掀起了一股熱潮。

USC 事件讓 Sean 確認進入校園宣傳 Tinder 的策略可行,因此,每天下午,他都會帶領整個團隊開車到附近的大學,然後到學生宿舍宣傳 Tinder。每次的宣傳行程都會為他們帶來大約 100 的 下載數。而他們也慢慢的從洛杉磯、到聖地牙哥、到橘郡以及每一間他們能夠到達的大學宣傳。

當時,Tinder 的使用者主要都是在美國西岸,因為這是 Tinder 團隊最主要的宣傳地區。Tinder 上線 4 個月後,在 2013 年 1 月初,它累積了大約 20,000 名使用者。但是一個月後,Tinder 的使用者數卻有了爆發性的成長,來到了 500,000 。這是由於在西岸求學的學生,都趁著寒假回到了自己的家鄉。而他們在家鄉和朋友分享使用 Tinder 的經驗,讓 Tinder 的使用者數迅速的攀升,並且從西岸,漸漸的蔓延到整個美國。

被開除反而找到想要之物!5 個月後 Sean 再次擔任 Tinder 執行長

在 Tinder 快速擴張的情況下,Sean 和團隊們每天不分日夜的工作。但是,在一切看起來都很順利的時候,Tinder 內部爆發出了性騷擾和歧視醜聞。2014 年,聯合創辦人 Whitney Wolfe 控告 Justin 對她性騷擾,而且,當她向 Tinder 的管理層投訴時,管理層卻因為 Whitney 是女性而沒有正面的處理這個問題。

Justin 和 Sean
創新拿鐵

禍不單行,2015 年 3 月,Tinder 董事會認為 Sean 的年紀太輕,他們希望能夠找一位比較資深的專業經理人來擔任 Tinder 的執行長。董事會給了 Sean 兩個選擇,第一,他可以選擇離開,IAC 將協助他創辦新的公司。第二,他可以選擇留下,但是會被降職到一個較低的位置。

對自尊心極強的 Sean 來說,第二個選項真的讓他太尷尬,他將不知道如何面對之前的團隊。因此,Sean 考慮他是否應該頭也不回的離去。但是,Justin 這時問了 Sean 一個問題:「如果明天你發現你完全無法工作,那你會有什麼感覺?」。

Sean 仔細的想了一下,發現他最享受的並不是「執行長」這個虛名,而是感覺到自己在團隊中能夠有所貢獻,能夠為更高層次的理想、比自己還大的使命盡一分力。因此,Sean 決定要留在 Tinder,和他共事多年的團隊一起繼續努力。

卸下了執行長的職務後,Sean 也忽然發現到,原來他並不需要什麼都懂。由於他一向來都擔任領導的角色,所以他一直都認為他要為所有的問題提供答案,就算他對該問題沒有很了解。不是執行長後,Sean 發現自己可以對有問題的夥伴從容的說:「這個問題我也沒有答案,讓我們一起來研究吧!

而不需要當領導者,也給了 Sean 學習如何當一位真正的領導者的機會。在他被降職的 5 個月後,Tinder 董事會看到了 Sean 的成長,並覺得他才是最適合長期領導 Tinder 的人選。因此,他們再次邀請 Sean 當 Tinder 的執行長。

創業不是為了自由和為自己工作,而是找到想要解決的問題

Sean 再次擔任執行長後,持續不斷的為 Tinder 推出新的功能,讓 Tinder 能夠持續的保存交友 App 龍頭的位置。而 Sean 的目標,是將 Tinder 發展成一個不但只是提供男女交友的平台。

他認為 Tinder 有著和 Facebook、Instagram 不一樣的特性,Tinder 不但能讓使用者分享很快過時的事件或照片,它最大的強處是為每個使用者找到喜歡該使用者特性的人,並為他們建立關係。因此,他相信 Tinder 有一天會超越其他平台,成為最大的社交網絡。

創新拿鐵

而對那些也想要效法他,投身創業的年輕人,Sean 認為永遠將自己當成初學者是創業家必備的條件,這也是 Sean 在 Tinder 中要求每位員工的。因為,認為自己知道了所有事情,就很容易陷入盲點,而無法從全新的角度去思考問題。這也是為什麼,很多年輕人能夠輕易的顛覆他們完全不了解的產業,因為他們沒有先入為主的觀念。

另外,Sean 也勸想要創業的人要為對的理由創業。這是因為創業是非常艱辛的,如果創業者只是為了想要自由或不想為他人工作,那都不是對的理由。就算有很好的想法,創業依然是一條荊棘滿途的道路。如果創意者無法堅信他的產品能夠改變世界,他一定沒有辦法堅持到最後。唯有堅定想要解決問題的創業家,才會有成功的機會。

2016 年,Sean 再次回到母校 USC,這次不是為了宣傳 Tinder,而是為該年度畢業生致詞。Sean 除了用自己被開除的經歷勉勵畢業生,也告訴他們沒有人是完美的,也沒有人能夠獨自成功。他指出 Steve Jobs 搭配了 Wozniak 才造就了 Apple 的成功、約翰藍儂一個人也沒有辦法組成披頭四。

人們常說一個人能夠改變世界,但是,歷史證明,能夠改變世界的,都是一群擁有特殊連結的人。Sean 給畢業生的這段話,對我們每個人來說也是值得深思的。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透過以下服務
粉絲交流每月小聚Line@互動訂電子報發表專欄及新創資料庫

本文授權《創新拿鐵》,作者:戴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