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專訪】正面對決Airbnb,看日本樂天如何打造最強民宿平台

無論是看櫻花、賞楓葉、吃海鮮,對日本旅遊愛好者來說,東瀛國度裡實在有太多東西值得體驗。但談到「住」的問題,由於合法民宿的數量少,過去赴日旅遊多半仍以住飯店為首選,似乎直到Airbnb開始攻城掠地後,大家才驚覺民宿的發展潛力。

不過,Airbnb未來恐怕無法持續輕鬆下去,因為日本電商巨人樂天市場也決定加入戰局,他們預計在明年六月推出民宿平台Rakuten LIFULL STAY,已經喊話:目標市佔率第一。

樂天9200萬會員當靠山,瞄準奧運商機

「我們的集團擁有超過70種服務,高達9200萬的廣大會員。」Rakuten LIFULL STAY董事長太田宗克有信心地說,這些會員數據,將是未來營運的最大動力。

Rakuten Lifull Stay 董事長太田宗克曾在北京駐點,能說一口流利中文。他看好明年日本民宿的合法趨勢,會吸引不少的台灣觀光客。
AsiaYo

太田宗克曾是日本樂天市場Rakuten Travel的總負責人以及中國區執行長,擁有豐富的旅遊產業經驗。他在接受《數位時代》專訪時表示,樂天市場之所以會進軍民宿產業,共有兩大原因,首先跟會員經濟的發展有關。

他說,樂天市場集團底下有信用卡、金融、銀行等分支服務,能夠累積大量的「會員點數」,而這些點數可以用來促進會員繼續選擇其他服務消費,例如在樂天市場網購得到的點數,可以拿到未來的民宿平台使用,「而有了這些橫向的數據,樂天也能夠比較能推薦會員們更有用的資訊。」

另一項原因,則是和2020年的東京奧運有關。太田宗克直言,相較於廣蓋飯店,以便於迎接未來的大量外國觀光人潮,其實日本政府更傾向於能自由增加和減少房間數量的民宿。因此,明年六月《住宅宿泊事業法》(民泊新法)上路後,過去處在法律灰色地帶的民宿,可望大量成長。

房源數量佔優勢,更提供營運代理

不過,面對提早起跑的Airbnb擁有品牌優勢,後發的Rakuten LIFULL STAY平台真正的考驗是:該如何才能拉攏更多的房東與旅客上門。

太田宗克認為,Airbnb僅是民宿空房的媒合平台,但他們的平台也能提供「營運代理」,透過類似管理不動產的概念,幫助房東經營民宿。

他解釋,若要打造一個民宿平台,首先要有夠多的房源,而日本因為民泊新法明年解禁的關係,已經有大批的房東正在等待合法化。因此,樂天市場將會協助他們向地方政府申請登錄合法,服務範圍從如何補足消防設備到房間打掃清潔,甚至可以設定每年的投資報酬率。

他強調,透過這種不動產管理方式,可以有效讓房東更簡單參與民宿市場,帶來足夠的民宿房源,這會是他們在日本主場經營平台的最大優勢。

由於Rakuten LIFULL STAY是樂天市場與日本最大日本不動產與住家資訊服務商LIFULL共同投資成立的子公司,藉著母集團24000個房地產加盟店、登載近800萬套房源的資源挹注下,無論是不動產的管理知識,亦或與房東接洽的管道,都比別人擁有更多優勢。

國內找地方政府合作,國外選同業聯手

Rakuten LIFULL STAY接下來的重要佈局,就是透過跟各地地方政府合作,快速增加民宿數量。太田宗克舉例,最近他們才與福井縣鯖江市的地方政府簽下協定,雙方將共同活化地區的大量空屋。他說,像這種前有住房、後面是老倉庫的特色住宅,過去沒什麼機會被觀光客認識,但隨著民泊新法未來上路,「這種體驗式民宿會越來越多,旅遊體驗路線也會從一、二線城市慢慢往三線移動。」太田宗克認為,這樣不僅可提供更多的民宿選擇,他個人預測,甚至能讓平均價格壓在每晚1200元到1500元新台幣。

根據日本市調公司預估,民泊新法明年上路後,一年可望增加2千億日圓的商機。而在法律尚未執行之前,樂天市場選擇從內、外兩個面項增加自己的競爭實力。

對內,他們不斷在各地舉辦房源物件合法化說明會,號稱場場爆滿;對外,則和各國的民宿平台聯手,共同擴大房源與導入旅客,像是在台灣便選擇和AsiaYo一起合作。AsiaYo執行長鄭兆剛預估,等明年六月Rakuten LIFULL STAY上線後,大量的房源可望讓AsiaYo的訂單翻倍。

對於台灣民宿平台業者AsiaYo來說,和日本樂天市場的合作具有許多誘因。因為Airbnb平台上的消費者仍以歐美旅客居多,但日本有7成觀光客,都來自華語地區。
AsiaYo

即便目前,Rakuten LIFULL STAY還無法透露即將上線的民宿數量、支付方式為何,但太田宗克強調,他有信心讓「未來的成績很漂亮!」第一階段將會在東京、大阪、京都、福岡,以及包含宮古島在內的沖繩提供含管理的民宿服務,未來再逐步擴展到全日本。

給台灣的建議:政府應該站出來

對於和日本一樣,同樣面臨民宿合法化議題以及Airbnb衝擊的台灣,太田宗克建議:「政府必須站出來主導。」

他說,從海外到日本的觀光客人數已經超過每年兩千萬人,而國家新設定的目標是四千萬。重要的是,政府必須思考該如何解決問題?什麼是大方向?由公部門角色先去跟飯店業協商後,再由民間政府來協助。

就像他自己並不認為飯店經營和民宿會有衝突,例如飯店櫃臺能否幫忙民宿客人領鑰匙,或者,飯店的清潔人力可否支援民宿,都是可以討論的空間。

太田宗克強調,日本政府的思考是,在2020東京奧運時,如何能解決大量的住屋需求,同時又不會在人潮散去後,造成資源浪費,避免過去長野冬季奧運的情況再度發生。而面對這種情況,能解決問題最好的方式,就是民宿。

「台灣政府也應該問自己,最想要解決什麼問題,」他說。

本文授權自《數位時代》,作者:吳元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