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不只照顧用戶也貼心家人 懷有善念的設計:Tricella智慧藥盒Pillbox

Tricella執行長Daniel 第一次創業的產品也跟醫療有關,是一個可以偵測自律神經靈活度的穿戴式裝置,後來轉為醫療用途產品。隨後因想做非穿戴式的儀器而離開自己的創業公司,因為他認為穿戴式裝置若是沒被使用者配戴著,貢獻度就是零,要不就是有些裝置戴著對使用者的健康也沒有很顯著的影響。

但是他認為智慧藥盒則對使用者可以產生幫助。

2013年底成立自己公司,在2014年推出智慧藥盒,產品的研發在美國,軟體開發與電路板製造在台灣,射出組裝出貨則在中國。而公司有六位全職員工,一位負責媒體,Daniel負責非軟體的部份,因為軟體開發的門檻很高,所以其他員工都負責軟體開發,憑著豐富的產業經驗,這是一個跨國的新創團隊組合。

結合App的軟硬整合智慧藥盒Pillbox
Tricella網站

軟硬整合與貼心設計

Daniel結合心理學與社會學的背景,自行摸索成為設計師,因此Tricella的智慧藥盒Pillbox的貼心設計從包裝開始,外包裝的紙盒只要一打開藥盒就會浮出;產品的設計也在一些很細微的地方,展現對使用者的善念與照顧,例如:
- 藥盒可以輕鬆推出,但不會輕易打開導致藥錠散落
- 無需按鈕,所以面積可以做得很小
- 因為一般病人會想辦法隱藏「吃藥」這個行為,因此藥盒的外觀設計以活潑樂觀、人性化為風格
- 為了讓使用者容易接納,以最普遍的藥盒形式來開發

這些設計細節看起來都不是很「偉大」,但都是從極為細微的地方去觀察以及設計出好的使用者經驗。

除此之外,與藥盒相關的智慧加值服務包括用藥時間的偵測與提醒,假設家人8點要吃藥,從8點每十五分鐘就會透過手機發通知給使用者,若到了9點還沒吃藥(藥盒尚未被使用), 就會透過手機通知預先設定好的關係人。

要是手機不在身邊怎麼辦?只要時間到了,但手機不在用戶身邊,藥盒本身也會有亮燈提醒,接下來應該要服用的那一格藥盒會發光。手機與藥盒是透過藍牙連接,如果藍牙被用戶關掉,或者距離較遠斷掉,重新靠近還是會再自動重新連線;更進一步的,在藍牙斷掉的情況下,App還是會依照先前的設定進行用藥提醒,而用藥的紀錄還是會記錄在藥盒,一旦重新連線,記錄就會回寫到App之中。這也是Daniel堅持要做軟硬整合產品的原因,因為他也嘗試做過用藥提醒與記錄的純軟體,但觀察使用習慣下來,很多用戶在收到用藥提醒的當下可能剛好在忙,也可能就順手點了「我吃藥了」,這樣其實就沒有實際發揮用藥提醒的功能,記錄到的用藥時間也是錯誤的。

資料記錄的意義與價值

除了提醒,為什麼還需要記錄?因為在完整的藥物治療與醫療系統裡,用藥記錄是追蹤疾病發展的一項很重要資訊。尤其是對慢性病患來說,長期追蹤病況,首先需要依照醫生的處方用藥,另外也要確定病患有沒有照著醫囑服藥,假如慢性病改善了或者惡化了,才能夠藉此判斷是處方有沒有效?還是病患有沒有按照規定服藥。

所以App可以根據事前設定的用藥計畫來幫忙病患記錄實際的用藥行為,設定將簡單,只要設定服藥時間、哪幾天要吃藥、吃什麼藥、藥剩下多少等等。這樣的資料取得與分析,最終還可發展出保健食品的定期補充與銷售,又或者可以發展出連接醫療院所或者藥局的SaaS服務,一旦慢性連續處方箋的領藥時間接近,就可自動提醒病患前往領藥。

Tricella的Pillbox從2016年4月至今在美國第二通路 Target達到很好的銷售成績,一個使用者 平均會用1.5個藥盒,而一個藥盒會接2到3位家庭成員。

其他市場呢 ?預計2017年8月開始,進入更多實體通路以及電子商務進行銷售,價格會落在74.99美元,因為團隊針對美國市場做調查,若是定價為149.99元,得到「願意買一個藥盒給爸爸媽媽」這個結果,若價格定為74.99元,那麼消費者就願意買個3個不同的人用。

Tricella的創辦人與執行長Daniel(左)及團隊成員Martin
陳凱爾攝影

創業以外的願景

Daniel其實可以說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創業者。在兩次的正式創業之前,其實他從14歲就開始了玩票性質的創業。無論是做汽車配件販售、協助夜店行銷,都讓他從年少時期就開始累積創業的性格因子。大學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擔任的是通訊公司的業務,在18個月的時間內達到公司目標,進而想要接受更大的挑戰,想要更了解製造業與供應鏈管理。隨後進入了美國鴻海,6年的時間裡負責電路板業務、手機部門的新客戶開發、創投部門、以及幕僚角色,在不同的工作中充分歷練,然後開始第一個正式的創業。

主要經歷都在美國的他,為什麼想要回來台灣?Daniel說,他希望對台灣的大環境能夠創造出影響。例如台灣的工程師雖然執行能力強,人才素質備受國際肯定,但他認為台灣的工程師缺乏做核心技術創新的機會,因此很希望能夠幫助他們有機會接觸軟體研發與新技術。

Daniel的願景是,七年內做出很棒的產品,打造出很棒的團隊,減少台灣人才的流失,讓Google或Facebook想拉台灣的人才都拉不走,而更大的夢想是?他說:「只要公司夠成功,我想要開學校,想要推翻教育系統。」這樣才能從根本培養出最棒的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