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網路直播超展開,大吸眼球

2015年可謂台灣直播產業的元年,各類平台紛紛湧現,資本市場活躍。這些新創團隊能為台灣影視音產業帶來什麼樣的新氣象?他們會對已被網路影音侵蝕的傳統電視業者帶來什麼樣的衝擊?

3月舉行的美國知名的科技音樂活動德州SXSW節中,動物MeerKat(狐獴)成為全場焦點。MeerKat是最近爆紅的網路直播服務App的名字,「取名狐獴,是因為這個動物總是愛伸長脖子瞻前顧後,是一種很社交性的動物,很符合這支App的風格。」以色列籍創辦人羅賓(Ben Rubin)接受CNN專訪時說,「讓朋友們覺得總是在一起,直接拿起手機鏡頭,馬上和多個社交圈內朋友對話,和遠方的朋友一起開派對。」根據CNN報導,在SXSW爆紅的MeerKat使用者已經突破萬人,75%用戶來自於美國,上頭的影片已經突破3萬支。

在MeerKat之前,若談到網路直播(Online Live Streaming),最具代表性的案例,就是2014年被網路巨頭亞馬遜以9.7億元巨資併購的美國電競直播平台Twitch,以及中國音樂、娛樂、教育直播平台歡聚時代(YY.com)與天鴿互動等。

網路直播和傳統電視直播不同,網路直播使用者只要有連網設備,透過網路連線就可以隨時收看直播節目。這類節目使用者產製內容(User Generated Content,UGC)比例較高,特色在於直播節目的即時「互動性」,在直播節目時,使用者可以隨時透過麥克風或聊天室,和直播客(直播節目的主角)、在線使用者一起聊天表達意見。

焦點一:壓垮傳統電視圈?

「台灣直播產業興起的原因和中國不同,中國是因為缺乏足夠娛樂內容,因此UGC類節目受歡迎,而台灣娛樂內容已經很多,不需要花這麼多時間看UGC節目。台灣是因為直播帶來新型態的『互動』,可以創造傳統媒體無法做的事,有機會顛覆許多傳統產業。例如線下讀書會變成線上直播、線下商家擁有自己的網路直播購物節目、明星透過直播開線上演唱會、電玩高手陪你玩遊戲等。」心元資本創辦人、同時也是天鴿互動策略長的鄭博仁分析。

台灣網路影音市場早已被YouTube、優酷土豆等巨型平台占去,讓新創團隊沒有發揮空間。但直播領域不同,因為兩岸文化差異,中國直播平台如YY與9158等在台影響力有限,台灣網路直播領域還是藍海。加上直播模式帶來新的互動模式與體驗,食、衣、住、行、育、樂等領域都有發揮空間,也帶來新創的機會。

台灣的網路直播市場從去年開始逐步加熱,除了紅心辣椒(成立辣椒艾菲卡TV)、遊戲橘子(入股LIVEhouse.in)、隨身遊戲(成立麥卡貝)外,新創團隊也紛紛加入網路直播市場。

在平台方面,綜合直播平台愛卡拉互動(LIVEhouse.in)最受資本市場關注,月活躍用戶數已經突破240萬人次,在去年12月獲得心元資本天使輪投資外,今年1月遊戲橘子更宣布以2千萬元台幣入股LIVEhouse.in,取得5%股權,估值超過4億元台幣。而擎天創意科技則推出專供行動端、主打隨身直播的MimiCam App,使用者下載這支App,並且用Facebook帳號登入,當場就可以開始錄播自己的直播節目,下載次數已經突破1萬次。除了直播平台,在內容方面則有方舟數位(4Gamers)以電競直播內容供應商姿態竄出,把電競直播內容上架到Twitch,長毛、立蓁等知名電競主播都是方舟合作的對象。

面對來勢洶洶的直播平台,資策會「網路直播電視服務趨勢分析」報告直言,「網路直播電視將成為壓垮傳統電視節目的最後一根稻草。」理由是因為直播的C2C平台將可帶來長尾效應(Long Tail Effect),各式各樣稀奇古怪、有趣好笑、過去難以想像的節目,在網路直播平台上「超展開」,吸走傳統電視節目的眼球。

不過,光有平台業者無法撼動傳統電視圈,真正能吸引使用者的直播「內容」才是關鍵。「我不明白,最近為什麼大家都在談影音直播?」電視台出身的夢田文創執行長蘇麗媚觀察,台灣目前的直播平台作法多為把原有影音內容搬上網路,內容沒有因為直播產生質變與原生性改變,也沒有改變現有廣告與影音通路生態。「傳統有線電視或頻道供應商要做直播平台都很容易。」她指出,現在流行的談話性節目就是一種直播,所以技術對傳統電視而言,並不是障礙,現在要談台灣網路直播節目對於傳統電視的影響還太早,但兩邊角力正慢慢開始,「必須從社群與互動層面創新,談直播才有意義。」

焦點二:跟進中國造星模式?

YY的火紅,就是透過直播客,掌握到社群互動的核心。在中國,娛樂直播產業已經發展近10年,出現「娛樂直播」體系,形成成熟商業模式與行規。這個體系由付錢的粉絲(也就是「金主」)、培訓直播客的「經紀公司」與直播客三個重要角色組成。而平台與背後經紀公司則握有直播客是否可以進駐平台的大權。

目前主打美女娛樂直播的主要公司都是上市公司。最大直播平台當屬2012年至美國上市的YY,第二大則是去年在香港上市的天鴿互動旗下服務9158。中國前10大網路公司網易也看上直播產業的發展前景,在2014年初打造直播平台BoBo。

中國業者對娛樂領域直播客的詮釋比較像「明星」,成千素人女孩透過平台面試官或經紀公司的「選秀」活動進駐平台,智慧、品德、個性、歌聲與才藝等都是選秀標準。「不過這種明星不走傳統娛樂產業的大眾偶像路線,而改走娛樂直播『社群』明星路線。」網易BoBo視頻事業部營運總監左鳴說。

這些人不像大眾明星家喻戶曉,你應該沒聽過這些社群明星的藝名,但透過直播,社群明星可以即時和粉絲產生高度互動,粉絲守在螢幕前,可以天天和明星聊天,不用苦等偶像見面會。她們(多為女性,男性為少數)能記得粉絲的名字、記得粉絲的嗜好,當粉絲某天沒有上線時特別關心,「今天那某某某怎麼沒來呢?」

這些社群明星也許長得不如大眾偶像標緻漂亮、身材這麼好、那麼有才華,但是卻可以「做自己」,因此擁有大眾偶像沒有的個人風格,真實不會讓人有距離感。舉例來說,當粉絲在稱讚社群明星今天特別漂亮時,她可能回說:「哪有?我今年還沒有洗頭呢!」讓觀眾的焦點放在她打結的頭髮上,然後會心一笑。

「傳統經紀公司把藝人包裝得完美無瑕,但直播客要做真實的自己,不要那麼完美,有一些小缺點,就是這些小缺點,讓粉絲們能投射自己的情感到直播客身上,讓粉絲能產生『我和她一樣,她有小缺點,我也有』的共鳴。」左鳴說。

焦點三:台灣如何走自己的路?

台灣娛樂直播客樣貌為何還有待觀察。台灣直播平台辣椒艾菲卡TV(AfreecaTV Taiwan)執行長游升志形容:「你可以把直播客看成部落客的延伸,過去部落客透過文字與圖像,在直播時代則是人人都可以透過直播平台,即時在線互動表現自己。」他強調人人都可以玩直播!

分析目前較受歡迎的直播,內容要吸引人有幾個關鍵:一、時空的不可取代性,比如演唱會、球賽或特殊新聞事件;二、事件或人物的本身具有情感的魅力,可以與觀眾產生互動效果,YY上的歌手就是此類;三、能夠回應社會的整體情緒,比如之前台北市長柯文哲遴選勞動局長,會議本身冗長,但因為抓住社會的改革期待,就吸引了觀眾。

「台灣本身內容產業的困境,也許會因為這個新平台而有新機會。」蘇麗媚強調,直播不是技術型式的轉換,而是對內容本質的再定義,特別是互動的元素相當重要。她說,對於台灣業者來說,這的確是一個發展台灣節目的好機會,除了娛樂之外,像是教育、銷售、講座、業者的產品發表會等,都還有不少發展空間。不過,在網路無國界的時代,這個機會也不專屬台灣。

一如10年前,網路界掀起了一股部落客浪潮,各領域專家達人透過文字,分享他們的知識與生活觀察,的確催生出不少包括企業及個人的新商機。這回的直播熱,在本質上極為相似,但因為工具的多樣,創造了更多的可能性與體驗感,不論你是企業或個人,在影音直播平台崛起之時,應該回頭想一想到底你傳播的是什麼!

傳統電視直播與網路直播節目差異

彈幕成為直播互動重要體驗

你可以想像在看電視時,整個畫面都塞滿了跑馬燈嗎?那看什麼?對,就是看這些跑馬燈。近日網路影視圈興起「彈幕」熱潮,今年中國的羊年春晚由愛奇藝直播,開放彈幕功能,使用者可以一邊看節目,一邊發表自己的意見到「螢幕」上,結果整個春晚直播節目就被「1億」則跑馬燈淹沒了,而使用者也樂於欣賞這些搞笑與kuso文字,春晚直播節目反成配角。而中國分眾傳媒更利用電子廣告看板,在情人節時進行「全城示愛」活動,使用者用WeChat,就可以把告白文字「即時」傳送到廣告看板上。「影音+社交」是未來直播影音製作的核心靈魂,而彈幕就是影音社交的最好案例。

彈幕

提供您第一手最豐富的創業資訊!
現在就加入「創業小聚 Line@-數位創新與創業的社群平台!
你的參與讓觀點更加多元、新創資料更加完整「 創業社群交流平台 MeetHub

本文授權自《數位時代》,作者:翁書婷

翁書婷
《數位時代》評論主編

《數位時代》評論主編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