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矽谷頂尖新創加速器創辦人Steven Hoffman:唯一能阻礙台灣新創前進的,只有台灣自己

史提芬・霍夫曼是Founders Space創辦人,人稱霍夫船長,在生活中不斷創新,做過的工作比貓的生命次數還要多,包括連續創業者、風險投資人、工程師、好萊塢電視劇執行人等等。在矽谷創辦了3家創投基金新創企業後,創辦了Founders Space。

身為矽谷頂尖新創加速器Founder Space的創辦人暨執行長,我到過台灣幾次演講,還有舉辦創業的課程計畫。我們也跟台灣政府、國立交通大學、還有其他的夥伴們緊密合作,一起幫助台灣新創公司來到矽谷發展、建立人脈、募資、以及進行市場推廣。在這過程中,我看到了創業團體面臨挑戰的掙扎以及成功的潛能。

台灣新創面臨的國際化挑戰

挑戰一:小國思維,國際化不足

台灣本身是一個面積小的島嶼,因此在這座島本身的國內市場並不是非常大。不像中國和美國,如果說一家新創公司只把目標放到台灣,那成功的潛在機會就相對較小。我看到許多台灣新創把市場的目光只鎖定台灣,而不是走出台灣到國際市場闖蕩。

事實上,從台灣的市場出發這個初衷是可行的,但「從台灣市場出發」只能當作一個眺望更大願景(國際市場)的基石。另一個問題是多數台灣創業者的心態問題:他們覺得跟大企業相比不是這麼有自信可以競爭,因此選擇留在台灣是比較安全的做法。

諷刺的是當你一直留守在舒適圈而不是出去闖蕩的話,這不是一個邁向成功的路徑。一般來說開始一個小公司比經營一個大企業還要困難,很多小公司在第一年就經營失敗,剩下來那些成功的公司也只是在維持生活的狀態,從經濟面來說的影響並不是那麼顯著。但以承擔同樣的風險來說,一家新創公司倘若可以輕鬆解決全球性的潛在問題,一旦成功,就可能獲得數十億美元的業務。

讓事情變得更加艱辛的一面是,很少天使投資人和創投想要投資小公司,因為風險太高、投資報酬太低。所以我在跟台灣的新創公司合作時,我都要他們視野更廣闊些、對自己公司的規劃野心要大。他們必須要了解,除非他們真的能夠經營一個有國際潛力且可規模化的事業,否則他們只是在浪費時間跟人才。

挑戰二:商業模式存瑕疵、軟硬思維僵化

即使台灣新創公司有更大的目標和願景,其商業模式通常難以規模化。一個偉大的點子並不是想出、想要,就一定會轉化成成功的生意。 許多新創的點子常常看起來是要改變我們明天的世界,但是他們的商業模式本質上還是有瑕疵

舉一個很好的例子來說吧:在消費性物聯網領域,從事物聯網的新創公司都會想到一個很聰明的點子,像是智慧空氣淨化器,然後在Kickstarter 和Indiegogo都有蠻亮眼的成績,募到了一筆錢,但是其產品壽命卻不長,只被早期使用者所接納。

又或者產品可能在廣泛消費市場中取得成績,然後就會被中國新創抄襲,用幾乎零獲利的成本價銷售。更糟的是,產品無法創造任何後續的收入來源,只是一次性銷售就沒了。這意味著 沒有辦法長遠地留住客戶並創造持續的收入,這樣子對新創公司是很傷的,所以很多新創公司就因此失敗無法生存

台灣在硬體方面是很卓越的,但是很多商品包括硬體產品在內,價值都是建立在軟體的基礎上。唯有透過軟體,你才能留住使用者,與他們產生關聯,最後才能變現,但這是長期發展硬體的台灣無法意識,也是致命傷所在。

台灣有創意的軟體設計師和開發者不夠多,在台灣的大學中還是致力於培養許多硬體跟晶片的工程師。對台灣來說,一個硬體和晶片的工程師需要的是十個軟體工程師搭配共事。

晶片生意正在面臨最艱困的時刻,新的晶片需要更久的時間的研發還有需要大量的資本投資,需要投入更多資金,毛利越來越低;軟體正好完全相反,可以快速發展,而其成本可以僅是工程師的時間,而毛利卻是高的。

除了人才跟願景以外,台灣必須要找到如何跟中國和平共處的辦法。兩岸關係仍勢必棘手,需要用智慧來化解。

台灣的先天優勢與潛能

但除了挑戰,我們也來看看台灣有哪些發展潛能。台灣是有許多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才中心,在台灣我遇到許多擁有博士學歷的人們,從政府官員到創業者們,很多人都擁有博士學歷。

台灣的地理環境也是充滿優勢:位於中國、日本與東南亞之間的樞紐。因為接近部分全球重要的市場而使台灣成為一個適合發表新產品的地方。台灣跟全球最大市場的中國關係緊密,兩岸間共享深厚文化以及語言連結。

Founders Space在中國有分部,在這裡我看到的是台灣團隊比起美國公司、歐洲公司、韓國公司、還有日本公司更容易打進中國市場。

我遇過許多成功的台灣創業家在中國闖出一片天,像是AdChina的Peter Cheng,而後來AdChina被中國的阿里巴巴收購。而John Xie在台灣創立了Accupass(編按:活動通),在中國的則創辦了「活動行」。

此外,台灣有不少世界級知名的大型企業,包含了鴻海,宏碁,仁寶,華碩,台積電,廣達電腦等等……。這些企業都有能力打造幫助新創的生態圈:提供資金與全球化的協助。但是這些大企業除了本業之外,必須往軟體產業想想可能的新商業模式。

台灣跟日本也有很深的淵源,二戰結束前台灣是日本的殖民地,戰後則獲得美國的支持和幫助。不像是歐洲或是南美洲,台灣得天獨厚地可以進入到世界三大市場,這對台灣創業者而言是一個絕對的優勢。更好的是,世界上最快速成長的東南亞市場就在台灣的大門前而已。

改變心態主動出擊,以小擊大做樞紐

基於上述的原因,我個人是對台灣的未來抱持著樂觀態度。我認為有正確的教育方式以及對新創的支持是可以使台灣成為世界上領先的新創樞紐。 台灣目前最需要的是樂觀態度和行動,台灣必須要改變心態:學會以小擊大

台灣是一個小國家,像是以色列,但是以色列是可以按照自己所規劃的目標去執行去做到任何事。這是一個新創團隊,甚至是整個國家都應該要思考的:台灣該想想自己的未來並且行動。唯一阻礙台灣重振經濟與改變世界的只有台灣自己,如果台灣可以正面迎接挑戰,便有潛能在國際新創舞台中成為領導的要角。

本文為Steven Hoffman於《數位時代》專欄,且同時授權予Meet創業小聚編修刊登,編譯作者:徐凡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