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5年時間打造獨角獸,現在他只用一個月就讓投資人掏出8億元,陪他再闖另一片紅海

只花5年時間,還不到30歲就以10億美元高價,賣掉手上的一家公司;而在被稱為互聯網資本寒冬的當下,他更花不到一個月時間,就完成新公司2500萬美元(約合新台幣8億元)的A輪募資。這個低調的神奇小子就是FunPlus集團創辦人,同時也是直播平台MeMe所屬公司Next Entertainment的共同創辦人暨執行長鍾英武(Andy Zhong)。

工程師的外表住著哲學家的靈魂,他是低調的獨角獸孵化者

創業已有7年時間,經歷過幾番激烈戰場廝殺,眼前這位跨國企業家卻仍是一臉稚氣未脫的模樣。雖然年輕致富,受訪時一身便裝,身上找不到半點顯赫裝飾,喝的也是再簡單不過的杯水,不擺架子,沒有半點的土豪氣息。而鮮少在媒體前曝光的他,不像台灣熟悉的幾位中國企業家如馬雲、傅盛那般,信手拈來都是大道理,多數時候,他給人的感覺更像是一個工程師平日鮮少與人群互動的那種羞澀。

不過私底下的鍾英武其實一點都不宅。你或許很難想像,眼前這個帶著黑框眼鏡的木訥男子,曾經也在內華達沙漠火人祭(Burning Man)一連狂歡8天;然後你知道,原來他壯碩的身材是來自對運動的熱愛。他說他愛滑雪,也愛一切具有挑戰性的事物。而當他滔滔不絕闡述夢想時,你更可以明確地知道,相對於工程師的理性,他的血液裡流淌得更多是藝術家的感性、腦中的思路則更像是一個哲學家。

在工程師的外表底下,Next Entertainment執行長鍾英武其實有很藝術、很哲學、很堅毅的一面
吳晴中/攝影

這樣的特質或許就是他為什麼能在看似一片你死我活,擁擠不堪的紅海中,成為萬中選一的成功者。

你在矽谷這麼火,為什麼回來做這麼苦的事?

時間回推到9年前,鍾英武剛在矽谷開發出2款Facebook熱門遊戲:Birthday Cards和Zoo World,在TheGameNet.com也高居副總裁一職。但2010年他卻毅然選擇回到中國創業。他還記得,當時多數人聽到他說要做一家遊戲公司時,紛紛流露出不屑的眼神。即便是和他比較親近的朋友也苦口婆心地勸他:「你在矽谷這麼火,為什麼回來做這麼苦的事?」


這些毫不留情從他頭上淋下一盆又一盆的冷水,其實他早已心裡有數,畢竟他不得不承認:「我剛回來的時候對中國市場一竅不通。」不僅如此,當時光是在中國成都,估計就有超過3000家遊戲公司,若看全中國,恐怕超過1萬家也不誇張。他自問:「就憑你一個完全不懂中國市場的人,要怎麼活下來?」但他最後不只活下來,還活得非常好。

找到核心,然後堅持做到極致

「我們的思路就是打造IP。」鍾英武表示,創業前幾年他們開發的遊戲很少,但前3年光只是一個風靡全歐洲的Family Farm,就為他們帶來超過2億美元的收入。

他認為自己其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成功秘訣,只是從創業的第一天就確認核心價值,並且很早就注意到使用者體驗和平台創新的重要性,然後一路堅持下去。

「當然很多公司會說,我也在打造好玩的遊戲啊。」鍾英武說:「但事實證明,最後能夠很專注、很長期做好一件事的人,是低於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不僅「知道」,還能「做到」,就是他和其他人最大的不同。

和鍾英武在FunPlus共事超過6年時間,金沙江創投合夥人張予彤印象最深的,就是鍾英武常說:「做任何事業,都要做到極致,才有機會成功。」就像是做了6年的長壽模擬經營養成遊戲「Family Farm」、花三年磨一劍的策略遊戲「King of Avalon 阿瓦隆之王」,張予彤認為對極致的堅持,就是這些遊戲之所以成功的原因。

金沙江創投合夥人張予彤曾經和Next Entertainment執行長鍾英武在FunPlus共事長達6年時間
蔡仁譯/攝影

將弱勢化為優勢,奠定國際化基礎

此外,也正因為鍾英武對中國市場一竅不通,所以FunPlus第一天就確定自己會是一家面向全球的全球化企業。鍾英武解釋,當初之所以回到中國,著眼的主要其實是人才,而不是市場。

或許大家還記得,「當年市場上最紅的公司是Zynga。」他知道以一個不見經傳的新創公司要想在舊金山和Zynga搶人才,無疑是以卵擊石,但他轉念一想,如果能用中國的人才補上缺口,或許就可以解決這個難題。

而這樣的起步最終也為FunPlus奠定了中國企業身上少見的國際企業文化。

「我人生中第一個認識的瑞典人就是在FunPlus北京辦公室。」Next Entertainment 品牌公關總監林耀民日前到北京出差,在辦公室吃著早餐,第一個來跟他搭話的是個英國人,然後轉頭又認識了一個瑞典人,國際化程度可是一點都不假。實際上,FunPlus的員工可是來自全球超過20個不同的國家。


鍾英武這麼說:「 FunPlus有一種mix的文化,我們運作方式是建立極少的辦公室,但每一個建立的時候我們都會花足夠多的時間變成一個全球化的公司。 」他強調,未來在台灣也是一樣,他所想像的台灣辦公室,應該是一個有全球化能力和願景,可以和矽谷公司比拚的團隊。

只要團隊還在,不用害怕賣掉金雞母

不過讓人有些意外的是,2014年鍾英武決定將FunPlus旗下開發出代表作Family Farm等作品,以及代理了德州撲克等熱門Facebook遊戲的子公司點點互動,以9.6億美元賣給上海中技控股。雖然這樁幾乎要創下未上市遊戲公司交易紀錄的出售案以失敗做收,但不到一年後,他還是以人民幣近70億元,也就是比原先更高的10億美元價格,將點點互動賣給了世紀華通,成就他人生中第一隻獨角獸。

外人或許不解,為什麼要賣掉一手帶大,且相當賺錢的公司?但這個舉動其實很符合鍾英武的思維。因為對他而言,團隊才是最重要的資產,他相信只要團隊還在,就可以再打造出另一個成功事業。「這是當初他(指鍾英武)最吸引我的論點。」Next Entertainment台灣總經理暨全球商務合作副總裁陶韻智說。

Next Entertainment 台灣總經理暨全球商務合作副總裁陶韻智表示,鍾英武對於團隊才是最重要的論述,是他決定加入的關鍵
蔡仁譯/攝影

而在同一時間,另一個點子也已經開始在鍾英武的腦中萌芽。這一次,他想要做直播。

和映客一拍即合,確定加入直播紅海

「有一次我在跟金沙江(創投)的合夥人朱嘯虎聊Twitch的直播。發現遊戲的直播隨著技術平台演變有很多機會。」鍾英武記得兩人聊完之後,朱嘯虎就帶他去看了金沙江創投投資的映客。現在映客已經是中國第一大行動直播平台,但當時的映客還不過是一家成長中,規模不大的新創。

鍾英武回憶第一次和映客創辦人奉佑生碰面,他說:「雙方很快就產生共鳴。」因此不管直播市場上已是百家爭鳴,又一次,鍾英武頭也不回的決定往另一塊擁擠的紅海奔去。他說:「 創新的事情永遠都是非常有挑戰性的,這是我為什麼喜歡做這件事的原因。

而先前創辦FunPlus的成功,無疑是他成就下一個夢想最堅實的後盾。

只靠鍾英武三個字,一個月募資2500萬美元

新創圈都知道,相對於過去幾年的瘋狂投資,現在則被稱為是互聯網的寒冬。但就憑著「鍾英武」三個字,在沒有產品、沒有成績,只有構想的狀況下,短短不到一個月內,他就籌到2500萬美元的A輪資金,這數字甚至還超過2012年FunPlus在A輪募到的1300萬美元。

他不誇張地說:「很多人甚至都沒見到面,只是一通電話就把錢投進來了。」

映客獨立董事,同時也是紫輝創投合夥人高培德認為,各家創投Next Entertainment,賭得就是鍾英武這個人
吳晴中/攝影

「為什麼這麼多知名的VC會告訴Andy(鍾英武的英文名):『你讓我們投資多少,我們就投資多少 ?』即便Next Entertainment只是一家剛成立,連產品都沒有的公司,卻出現超額認購的狀況。」映客獨立董事,同時也是紫輝創投合夥人高培德(Brett Krause)說:「因為這家公司最重要的價值是這個人。」他看向鍾英武,把手搭上鍾英武的肩膀說:「 Andy已經證明自己是可以做全球市場的人。 」用簡單一句話來說:「每個人就是賭Andy會成功。」

前91無線創辦人,現在是魔量基金合夥人的胡澤民也說:「他(指鍾英武)本身具備了我非常認同的一些東西。」他認為鍾英武有的不只是夢想,做得還是世界級的大夢,更重要的是,「Andy是一個非常有執行力的年輕人。」雖然外表溫文儒雅,說話也相當客氣,但胡澤民露出一抹神秘的微笑,表示:「那只是表相。」他知道在骨子裡,鍾英武可是有著強烈的進攻性,「他有需要的時候,就會表現得很強。」

魔量基金合夥人胡澤民表示,在鍾英武溫和的外表底下,其實有很強的一面
蔡仁譯/攝影

「你怎麼跟別人競爭?」鍾英武:這是不存在的問題

不過投資人對鍾英武投下了信任票,其他人卻未必買單。鍾英武直言,現在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就是:「你怎麼跟別人競爭?」而他知道這個問題真正的涵義是:「平台要怎麼掙錢?你怎麼掙得比別人多?」然而在他看來,這根本是一個不存在的問題。

「因為你做跟別人一樣的事情,你挺難做得比別人好,或者說你做得比別人好也沒有意義。」他解釋,如果忽略本身平台的內容屬性、平台的價值,只是不斷地去問如何賺錢,那答案永遠都是無解的。

實際上,早在創立FunPlus的時候,鍾英武就有過面對無數競爭對手的經驗,現在面對2、3百家直播平台競爭的場景,對他一點都不陌生。「 真正困擾我的其實不是有多少公司做直播 ,是我們能不能探索出,我們能不能在選擇的市場上找到我們能提供價值的部分?我們能不能有很強的執行力把一個價值體系做起來? 」這才是他認為做直播平台真正要面對的挑戰。

而過去7年來在創業路上跌過的跤、走過的路告訴他,不論是遊戲還是直播,有些道理是不會變。他說,第一件事永遠都先確認、找出業務最核心的點,然後把這個點變成團隊的願景。當然,這句話說來容易,鍾英武很清楚實際執行有多困難,特別是對跨國、跨文化的團隊來說,絕對是更艱鉅的挑戰。「不是說這是我們公司文化,別人就會follow,沒那麼簡單。」他說,特別是在公司發展初期,每個人看到的願景可能都是不一樣的。

我們大部分做的事,90%以上是沒有意義的。很多公司一年做 300個、200個決定,可能裡面只有兩、三個是make sense的。但是你又必須做這麼多決定,才能得到那兩個、三個正確的決定,而不能等在那裡。如果你10到20個決定裡面有兩個對的,更好嘛,但不可能說我就做兩、三個決定都是對的,那不太可能。盡量想得更清楚,大家的理解都是一致的, 效率也達到極致,達到這個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成功的公司就是做到了。
Next Entertainment執行長鍾英武

「真實」是最強大的武器,再一次超越自己

要怎麼把不同的願景,變成同一個願景,他的答案有點玄,「是真實。」他說,「真實永遠都是最感動人的。」其實一直以來創業之於他,就是一個追求真實的過程。當大家看著曾經的夢想一個接一個變成現實,他說:「最後那個力量其實是非常大的,而且最後是有一種共鳴的Power。」

這次的創業也是一樣,他要再一次用真實,超越自己。


蔡仁譯/攝影

鍾英武(Andy Zhong)
出生:1985年
現任:Next Entertainment執行長、FunPlus趣加集團執行長
學歷:美國Maharishi大學電腦科學碩士、大連理工大學軟體工程系
經歷:Ask.com高級工程師、RockYou技術產品總監、TheGameNet.com技術及產品副總裁

本文授權自《數位時代》,作者:何佩珊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