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跨境創投:以矽谷經驗借鏡,台灣必須重新定義「科技」的面貌

「台灣是否適合創業?」這一議題前陣子討論地沸沸揚揚,來自矽谷的新創媒體社群 Silicon Dragon 於三月十七日和亞洲眾多新創組織如台灣新創競技場、台灣紫牛創業協會、AlumVest、MOX 加速器、KPMG 等等,聯手將 Silicon Dragon 論壇帶來了台北,在 101 大樓內的會議廳,看見少有的眾多國際化面孔。

心元資本的台灣負責人成之璇 (Tina) 參與了其中一場論壇,分享跨境創投在台灣看見的機會與挑戰。在主持人、Bloomerberg 專欄作者 Tim Culpan 的犀利開場中,指出了台灣的創業圈常常討論著基礎建設、錢、法規、能力與害怕失敗等難題,當台灣偏重硬體文化時,未來科技的潛力股在哪裡?團隊該選擇在何處成長?

台灣的科技投資機會在哪?

Tina 首先開誠佈公,心元資本目前大部份的投資團隊位於美國和中國,但她也樂觀地表示,台灣剛剛開始發展軟體產業,應該發揮自身的優勢,像是製造、農業、紡織、生技等等,這樣才能夠推動產業前進,而非死盯著左鄰右舍的動向而感到恐慌。例如心元投資的智慧門鈴 Ring 是一美國團隊,最近剛剛宣佈完成六千一百萬美元 C 輪融資,雖然工廠座落於中國,但創辦人看見台灣於製造業中累積的製程知識與研發資源,選擇於台北信義區組建工程團隊,每個月飛來台北與團隊密切協作。

圖說明
(圖說:成之璇 Tina。圖片來源:Anita Huang, TSS 營運長,照片提供:心元資本)

Sasson Capital Holdings 的創投經理 Vivian Wang 則以矽谷經驗借鏡,台灣必須重新定義「科技」的面貌,不再是過去半導體的風光,也並非打造一款外送服務 App 就認為是「食品科技」,在矽谷,已經有許多生命科學家與生技人才為了應對缺糧與氣候變遷等危機而投入研發,台灣擁有非常豐富的食物文化,理應有良好的基礎發展食品科技。

法規真的能夠阻礙創新創業嗎?

Culpan 詢問論壇中的創投代表們,台灣的創業者常說法規限制重重,儘管離開了原本可能的舒適生活,卻仍然期待另一個道路鋪好鋪滿的環境讓他們大展拳腳,但「法規真的能夠阻礙創新創業嗎?」
Click Ventures 的創辦人 Carman Chan 分享,以色列的年輕人往往會花半年至一年出國遊歷,將自己曝曬於全球的環境和視野中,而大部份台灣年輕人的能力,目前足夠填補日常的欲望,缺乏動力改變大環境。Culpan 並轉述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曾經說過,「台灣有很多年輕人,以開咖啡廳為滿足」,雖然 Culpan 坦言自己很喜愛這些咖啡廳,但是否我們真的沒有挑戰困難題目的想像力?

Culpan 並提出矽谷創投間的 FOMO (fear of missing out, 害怕錯失機會) 情況,眾人爭相投資,深怕成為下一個被貼上「喔,那個人當初錯失 Facebook」的標籤窘境,而另一種情況則是 FOFA (fear of failure),當地群眾太害怕失敗而不敢跳出來創新。當一個市場的 FOFA 大於 FOMO,產業就難以推動起來,他認為台灣正處在這樣的環境之中,而 Culpan 在北京看見完全相反的情況,那裡的創業者不害怕失敗,不管是商業發展或 pivot 的速度都非常快,可以感受到他們的

「飢餓」,那麼台灣人夠「飢餓」嗎?

Mesh Ventures 的合夥人 Edward Chyau 首先開玩笑回應,聽起來台灣好像是渡假天堂巴拿馬一樣,但他相信很多人會說台灣其實並不舒適,不管是當前面臨的高房價、低薪資等問題,而其實害怕失敗也可以是改善環境的動力,刺激我們看見產業亟待革新,或許因此發現其中值得創新的服務工具。
Tina 認為將台灣與美國和中國相比並不公平,這兩個國家是全世界最大的資本市場,環境競爭本來就非常激烈,無法直接複製到台灣。雖然台灣的生活步調較為閒適,新創公司的密度也少並且 pivot 速度緩慢,可能三個月前談過不適合的模式,三個月後仍然在嘗試。但另一方面 Tina 指出這是因為我們還未創造出生態系,第一批的網路創業者缺乏成功經驗效法,但相信和愈來愈多國外的社群如 MOX, Silicon Dragon 等互相交流後,能夠獲得新的視野與衝擊。
除了國際社群之外,對於心元資本來說,由於投資的團隊橫跨美國、中國與亞洲,因此能夠同時看見跨國、跨產業的科技發展,經常與即時地向被投資團隊分享營運策略。

「身為創投,你必須讓團隊感受到急迫性 (sense of urgency)」。當串聯起各地市場的經驗網絡之時,心元資本希望實現真正的「打群架」。

台灣的人才寶庫

而在台灣能夠分享的寶貴經驗之中,心元資本投資的電動賽車公司 XING Mobility 選擇在台灣落腳,創辦人 Azizi Tucker 曾任職於特斯拉,負責亞洲的零件資源整合。XING Mobility 招募了台灣的機械科技人才組成團隊,目前的辦公室設於新北市泰山區,附近工廠林立,找尋零件非常方便,Azizi 曾經告訴心元資本,他常在附近看見一間工廠,便直接走進去和老闆攀談、坐下來喝杯茶,在詢問產品狀況或提出品質改良的過程中,逐步了解這些傳產深藏的技術能力。台灣的確擁有電動車需要的研發技術,畢竟電動車特斯拉 (TESLA) 一開始也於台灣製造生產,若傳統廠商能夠與新創公司合作,提高產品品質並瞄準高單價的市場,相信台灣基於本來的優勢便能夠創造屬於自己的新產業機會。

XING Mobility 於 TEDxTaipei 的分享:「台灣是實現概念最快速的地方」

談了許多台灣的硬體優勢,Acorn Pacific Ventures 的合夥人 Peter Hsieh 指出物聯網的三個層級,從最底層的製造、大數據再到最高級的人工智慧分析,他認為台灣的形象優勢目前仍停留在製造資源。

不過廣告系統商 Appier,營運長 Winnie Lee 表示,台灣有許多優秀的大學培養軟體技術人才,尤其是人工智慧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領域。十年前只有美國國防部的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 (DARPA) 研發機器人智能,但隨著大廠如 Microsoft, IBM, Google 紛紛投入 AI 研發,相信未來會有愈來愈多的應用讓人們的生活愈來愈便利與快速。

行動加速器 MOX 的團隊 Bubbleye 於論壇中分享,他們的確在台灣找到了相關人才,其研發的手機廣告推薦系統需要機器學習與人工智慧等研發能力。本來位於北京的營運長 James O’Claire 在這裡發現許多人對新創公司的工作感到興奮,順利組建工程團隊後,Bubbleye 將從北京搬來台北成立總部。

台灣到底欠缺什麼?

有了產業的根基、人才的訓練,台灣到底還欠缺什麼?Peter Hsieh 認同台灣人才的優秀,但創業題目缺乏願景。SparkLab Ventures 的共同創辦人 Jay McCarthy 則對台灣相當有信心,當他任職於摩根史坦利時,由於台灣當時晶片產業的成功,他們談論的內容都圍繞著台灣,「這些人曾經身在戰場中,他們知道該怎麼做。」
或許就像 Tina 最後的總結, 當基礎建設與研發實力都俱備之時,我們卻仍在擔心、抱怨當下的環境,而往往得靠外國人提醒我們自身的優勢。與其羨慕、模仿其他國家的商業環境,不如仔細觀察自身體驗中需要被改變的痛點,借力使力、動手做事更為實際。

本文授權轉載自: 心元資本

@@ACTIVITYID:558@@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