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Founders Space創辦人:10個原因成就了矽谷創業生態圈

矽谷前10大加速器Founders Space創辦人、Founders VC合夥人Steven Hoffman來台,與台灣創業圈交流,走訪新北創力坊,以「建構創業生態圈」為題,解析矽谷成為世界重要創業中心的10大原因。

整理演講內容如下:

原因1:冒險的文化

矽谷的創業家都是自然的冒險者,冒險就是他們的DNA。代表離開安全的舒適圈,創造新生活。

通常矽谷創業家的點子都很「大」且瘋狂,但這些都很可能是未來會發生的事。大部分創業家會遇到的情況是,你有點子但是政府、人們不讓你做,甚至有人會問:「你以前做過嗎?」然而,矽谷的天使和創投則是看到瘋狂點子,就想給你錢,試看看做了之後會怎樣?

Founders Space創辦人Steven Hoffman
(圖說:Founders Space創辦人Steven Hoffman說,圖片來源:郭芝榕攝影。)

原因2:渴望嘗試新事物

矽谷的人們永遠都在嘗試新事物,如果你跟創業家聊聊,他們嘗試新事物大部分沒有什麼目的或目標,他只是想試看看可不可行。而韓國就不一樣了,韓國人認為,如果不加入像三星那樣的大公司就是失敗。但由於小米手機吃下許多市占率,現在韓國也想改變這件事,重視研發、新創的力量。

如果韓國、台灣未來想要有全球的事業,就要嘗試新事物。我們邀請創業家來到矽谷,激勵彼此嘗試新事物,由於有不同文化背景,就能有許多具有差異化的思考方式。Founders Space雖然有超過300個導師,但創業家彼此學習是很重要的,因為文化有其限制,對於不了解的市場,就直接找當地人來聊聊,我們想做的就是創造創業生態體系。

台灣人的挑戰是向全世界開放,像韓國就在矽谷設立只給韓國人參加的加速器,我認為這是一個錯誤!韓國創業家就跟韓國人一起聊天、思考,缺乏坐在一個巴西人旁邊,改變想法的機會。

原因3:嬉皮(Hippies)

舊金山有嬉皮文化,如果你住在芝加哥或別的地方,他們會覺得舊金山人很瘋狂、很嬉皮,大概是全世界最瘋狂的地方了。

不只是因為我們有資金,而是我們有開放的文化、自由的思想,賈伯斯就是嬉皮。我們被教導的是,你可以有任何思想,做自己,這對矽谷來講是很重要的文化,而不是當人們有奇特的想法時,就先阻止他。

原因4:支持的生態體系

矽谷每天少說也有50個活動,人們交流知識,點子擴散得非常快,大家都像是學習機器一樣,需要很多連結。

我們教創業家商業模式,如何聰明的測試市場。我看到很多國家用政府資金補助新創團隊5-6年,而我認為錢必須聚焦在機會,政府應該只給一點點錢,讓新創團隊能夠去測試市場,接下來,就要讓新創團隊自己想辦法,自己養活自己。

在創業的路上,很多新創團隊會失敗,所以如果要支持創業發展,重點是要給很多人機會和資源,每個團隊投一點點錢,讓很多團隊都能得到幫助。我認為台灣的支持生態體系,做得很不錯。

原因5:願意冒險的創投

矽谷的創投其實在冒很大的風險,但這樣才能鼓勵更多創新。創投當然可以投資安全的產業,但是會很容易看清楚新創公司未來的發展可能到哪些,但安全的產業或項目機會很小,因為很多人都可以做。

我們說新創公司有個量子跳躍,是讓競爭對手很難超越的跳躍型成長,通常冒險性強的項目才能快速甩開競爭者,跑到市場最前面。台灣必須要有肯冒險的創投,不要犯一般創投都會犯的錯。

原因6:藝術家和創造思考者

矽谷新創團隊中有許多是藝術家及創造思考者。你從賈伯斯設計的蘋果產品就看得出來,他是藝術家,不只是工程師而已。

雖然工程師和商業背景出身的MBA是很好的解決問題者,但是工程師永遠不會自己產出蘋果產品。必須帶進設計師的藝術元素,產品才可以感染客戶。重要的是,不只是對消費者的產品需要藝術,就連企業用的產品也需要藝術,否則你設計出的產品無法產生量子跳躍。

我希望看到台北聚焦在創意,可以邀請大學藝術家、社會學家、街頭藝術家到各個創業加速器和工作空間。我們過去以為帶進商業人、工程師,就能創造一個好的公司,是錯誤的。讓音樂家投入團隊所發想出來的創意,絕對是科技人永遠想不到的。

原因7:全球人才

在矽谷得到資金的新創公司,60%來自海外,而且這個數字持續成長。從美國以外來的人愈來愈多。如果希望台灣做個全球品牌,必須讓全球人才來台灣。

矽谷的工程師很貴,台灣新創團隊應該把工程團隊留在台灣。我們輔導過多國創業家,中國人、韓國人不是每個人都會說英文,我來這裡遇到的每個人都會說英文,這是台灣的關鍵和優勢。再加上台灣人說中文,可以連結中國語言和文化。在我來看,我覺得台灣在很好的位置,有很多優勢,但就是缺乏全球人才加入。

原因8:嘗試失敗的自由

很多國家的文化不允許失敗,想把失敗隱藏起來。韓國人如果離開三星,又創業失敗,就等於他的人生完了,這是很大的錯誤!

聰明的人往往會盡量避免犯錯,想走安全的路。新創公司應該雇用創業失敗的人,而非大學畢業生,他們會是很好的員工。

矽谷的文化就是,當你失敗時就得到學習。在實驗室工作的科學家,早就準備好會失敗好多次,因為他們就是要發現新東西。不犯錯就沒有創新!加速器重點的是創造一個環境,大家交流分享自己的經驗。

媒體上報導的往往只有創業成功,不會花時間談論失敗。像Twitter就是個有許多失敗經驗的公司,YouTube一開始推出的是視訊約會公司,失敗後才有YouTube,更不用說賈伯斯一路上也失敗很多次。但沒有人談論這個,媒體只談贏家。

原因9:創業趨勢

網路讓一切沒有隔閡,全世界掀起創業趨勢,台北也接上創業趨勢。不管是大數據、金融科技、生物科技、穿戴式裝置等等都是很大的創新趨勢。

但你必須記住,最有趣的點子都不在這些趨勢裡面,這些趨勢都是5年前在談論的概念。也就是說現在的點子,也許會變成別人3年後談論的事。你必須確保你的點子是與眾不同的,不要貿然跳入這些大家常講的趨勢。

原因10:開放式創新

大公司也開始了解創新的重要,但過去創業家在大公司內部時,點子常常被扼殺,也爭取不到預算,最後是跳槽到競爭者的公司或新創公司去工作。

除非公司願意改變,所以我們用另外一個途徑讓大公司開放創新,讓公司跟新創公司一起合作,協助企業開放API,創建自己的生態體系,讓新創公司可用其架構發展不同創新服務。

《數位時代》Fouders Space獨家專訪:
[專訪] 矽谷最「國際化」加速器創辦人:我討厭Demo Day

@@ACTIVITYID:558@@
@@ACTIVITYID: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