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落伍」的台灣崇尚「舶來品」?還是我們阻絕了自己的創新與商機?

前陣子難得放假回到南台灣,手機一通「邀請函」簡訊,被正在建設公司服務的銷售人員,拉去了接待中心「鑑賞」才剛剛裝潢好的樣品屋。

我聽說最近台灣的房市相當冷清,只見眼前銷售人員很賣力的為我強力推銷社區型的透天厝,並且眼神堅定的告訴我:「我們的建案是一樓作為車庫使用,二樓作為客廳、餐廳規劃,你看樣品屋!這是『新加坡式』的格局......」

我聽了差點噗哧笑出來,腦海中仔細搜索一遍我所熟悉的新加坡,心想:「嗯......好像不是這樣吧?」

我不明白為何銷售人員要這樣說出口。或許這樣的「銷售話術」是為了「自抬身價」,也抓住了大家偏愛「舶來品」的心態?

台灣的價值在哪裡?

但為什麼我們終究無法「強調」自己的價值、台灣的價值呢? 難道一定要靠著加上「日式美學」、「美式生活風格」、「曼哈頓式洗鍊機能」,或是「新加坡式」空間規劃等等虛幻並且不見得符合事實的包裝,才能被消費者認同或尊敬(因而付出更高的價格)?

事實上,新加坡是一個充滿規劃的城市,這裡普遍的居住環境,因為過度的追求整齊劃一,讓所有的房子都如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生活久了,很自然會產生單調、沉悶、毫無變化的感受。

但是,當我帶著一個旅行者的眼睛,重新回頭看台灣的時候,雖然有時候感覺台灣四處是老屋新屋鐵皮屋交錯,看似野蠻雜亂,卻也有它充滿活力象徵的可愛一面。包含這幾年部分的新興房屋建案,感覺上有種說不來的獨特「建築美學」正在孵化、醞釀,讓我著實雀躍不少。

在旅行過許多城市後,發現一個國家的建築美學,在視覺上是如此重要。 而台灣的價值應該在每一寸腳下的土地上、在每一個微笑而勤奮工作的小人物心裏,即便是喊不出名字的窮鄉僻野小村鎮,也自有它讓人想要擁抱、親近的力量。

可是,放眼望去,台灣多數的建設公司,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社會責任感?大多數都只是忙著養地、炒地皮,然後蓋房套現賺快錢,鮮少有建設公司會思考他們其實肩負著一個國家、一座城市的容貌責任,以至於建商公司老闆的口袋常一個比一個深,寧願死綁著讓年輕中產望之興嘆的高房價、護盤冷清的房市,但蓋出來的房子其實卻很少真正考慮到這個都市中居住者的需求,更不用提與周遭建築,甚至環境的關係了。

高喊創新,卻抗拒「改變」的慣性

在那個當下我心想,既然台灣有這麼多「數量壯觀」的新屋建案正在醞釀,念頭一轉,我隨即問:「你們蓋了那麼多漂亮的新房子,應該都有『智能化』的電錶、水錶,就是可以直接上傳大數據到雲端的那種吧?」

但房屋銷售員給我的回應是:「 台灣還沒有發展到那裏啦!現在還是跟以前一樣都是人工抄表。而且如果什麼都太自動化,也不是一件好事,第一個要失業的就是抄表人員。 」很明顯,他表達了對「改變」的抗拒心態,「維持現在這個樣子就好了」是整個台灣社會環境氛圍的縮影,也是讓「進步」遲滯的魔咒。

在新加坡,我經常要身兼多職,偶爾還必須幫老闆照顧空房子。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次收到一張高得嚇人的「水費」帳單,可是那明明是沒有人住的房子啊,怎麼可能有如此昂貴的水費?嚇得我趕快去檢查是不是水龍頭沒關好,還是馬桶壞了狂漏水。後來事實證明是工人清洗游泳池,造成龐大的水費。

我也才見識到智能水電表功能的方便性,因為適當的自動化以圖表清楚條列用水或用電的「規律」,甚至會幫你分析家中「為何水費異常高出平均值」、告訴你「家中可能出現漏水現象」等問題,讓「數字說話」服務更人性化。而不是只寄來一張冷冰冰的帳單催你趕快繳錢,然後你也無從查證裏面的統計數字有無任何差池。

相同地,在中國,水電錶智能化的發展也逐漸普及,而且和互聯網平台的關係更密切,透過雲端完成的即時大數據運算,幾乎可以做到每小時更新用電量,這個功能在夏天吹冷氣又得錙銖必較高電費時,特別實用呀!

反觀「智能電網」在台灣並非新話題,但最後總是無疾而終、不了了之。 我們常說要經營雲端科技、互聯網,可是另一方面生活中卻還停留在「人工抄表員」常常被誤認為竊賊,因此要穿制服配戴名牌以「自清」的年代 。我們的確有很長遠的路要走。

台灣是落伍?還是處處充滿「商機」?

小小的「生活心得」,不是要說明我們有多麼的「落伍」;相反的,要驗證的是,其實我們有很多沒發現的「機會」可以「創造」。

正如同有一次我到上海參加集團的公司年會,巧遇不同子公司的高管時,他們知道我是台灣人,向我詢問許多台灣的狀況,好比說:「某某行業,現在在台灣的發展是什麼樣的狀況?有沒有什麼相關的政策在支持這塊領域呀?我們很關注這個領域,希望有機會可以打入台灣的市場!」

於是,此刻我明白到,當台灣人喜歡自我嘲弄說:「XX 國已經甩了我們幾條街了啦,我們還在這裏,唉我們已經落伍了......」之類的話時,其實,在有商業頭腦的外商老總眼中,他們反而用正面、積極的態度看待此事,因為他們看到的是「機會」,而不是「落後」。他們喊:「台灣是有潛力發展的市場,那是我們想要的『商機』。」

既然向舶來品說「不」,然後呢?

中國企業的創新如今「翻新」很快,因為他們搶的是「速度」。當某中國企業擁有一個新的,或「國際上熱門的」創意時,他只要比其他中國公司早個一、兩年「先做」出來,就有機會搶攻市場進帳動輒數十億的收益,或更多的是,獲得高額的創投資金挹注「押寶」。

所以他們花很多精神「製造」更多的「創意」,有時甚至是「山寨」,為的就是符合市場期待的「新鮮感」。當然反面言之,這也造成持續的產能過剩和浪費等問題,必須仰賴疏通國際間的貿易銷售(例如用相對低價大量銷售到東協國家),才有辦法解決。

的確,中國的市場有其特殊性,同時消費人口更是台灣的近百倍。但即使 台灣無法複製中國的人口與市場,不代表我們就無法、或不該擁有自己的「創意」或「商機」。

如今全球競爭激烈,創新的成功不是偶然。也許一百年可能才出現一個真正顛覆人類生活模式、生活習慣的創新活動,但那也是在累積無數次的嘗試、挫折經驗後,還必須加上天時地利人和,以及政府或監管者的開放思維,才有可能出現的產物。

話題談到最近「Uber 被勒令停業」引發的種種討論與爭議 ,我們的新政府當然可以把不願繳稅、不符法令的 Uber 排除在市場之外,但我認為事情不能只做一半,讓應該有的發展「空缺」在那裏。

當年,中國把 Google、Facebook、Line 排除在外,但是他們在自己的「生態圈」經營百度、微信、滴滴打車等互聯網系統,並且做得有聲有色,甚至反過來影響全世界。

另外,如新加坡的 Grab taxi,它就是結合了計程車與私家車的「資源整合」平台(指 Grab car 功能),充分的舒緩新加坡人在交通巔峰時刻完全叫不到車的困擾,既達到了符合民眾期待的「共享經濟」,也降低了計程車行業的抗拒,同時按規定申請與納稅,取得了合法化經營的資格,完全跟上時代的腳步。

所以,我們的新政府如果只是想要把「外來的」資源整合排拒在外,但另一面卻又不願意好好透過政策去鼓勵、引導國內的產業進行升級轉型,或阻擋市場機制自然促成那塊應該屬於台灣自己的網路/創新生態圈的話,那恐怕就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了。

《關聯閱讀》
丹麥告別現金交易──行動支付時代近在眼前,我們準備好了嗎?
一句法文都不會的台灣新創團隊,在這裡是如此被重視:看看法國政府如何挖角國際優秀人才

本文授權自《換日線》,作者:夏唯盛/Hey, Singaporela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