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專題

【共創十年社群記憶】搭建平台、成為夥伴:政府創業相關政策及單位發展回顧

meet

談到政府投入創業發展的關鍵時間點,經濟部中小企業處胡貝蒂副處長提到,除了2008年金融海嘯失業潮的遠因,更關鍵的是2013年行政院組織改革,以「助青年圓夢」概念開始確立青年創業為跨部會議題。除了經濟部,青發署、教育部、科技部、國發會都陸續投入創業領域。

經濟部中小企業處副處長胡貝蒂
經濟部中小企業處

2014年,行政院推出「青年創業專案」、「創業拔萃方案」及「社會企業行動方案」,並組成創新創業政策會報,整合及連結各部會相關資源。2013-14年左右,恰好是台灣創業圈生態爆發性成長的時期,政府與新創圈的關係也愈加密切。

2016年政府擬定「亞洲・矽谷推動方案」,在支持青年之外主動引入創業能量,推動台灣產業進一步轉型。胡副處長提到,2017年開始,從產業創新條例及公司法的多次修正,到建立創新法規、金融監理、無人載具等沙盒機制,法規架構開啟了嶄新一頁,排除許多新創團隊在取得資金、招募人才、拓展市場等多方面的限制。而2018年開始,在亞洲矽谷方案的大背景下,政府推動「林口新創園區」吸引國際加速器及人才培訓機構進駐,更準備於2021年啟動台南沙崙新創園區,期望鏈結新創團隊及傳統產業,創造產業轉型的可能。

台灣民間有著豐沛的創業能量,政府各部門一直以來更像是協助集結的角色。中企處長年來支持InnoVex及Meet Taipei兩場重要的創業社群活動就是最好的例子,而在其他領域,也可看到科技部及教育部等部會的身影。

即使大方向相同,不同政府部門仍存在角色差異:中小企業處主要長期陪伴新創,支持新創生態,幾乎涉及各種面向。而教育部透過U-Start等計畫,關於著重於創業家精神教育,幫助學生培養練習主動解決問題的能力。科技部則鼓勵教授或學研單位,讓研究成果與市場接軌。透過法規調整如:開放教授開設公司,以教授為單位將技術逐步商業化。最後,國發會除了擔任整合各部會資源的角色,也運用國發基金投資新創,在國家認證下幫助新創在市場取得進一步資金。

胡副處長認為,從過去到現在,政府跟新創圈一直都像夥伴的關係。政府的角色大概有三:
首先是提供平台的支持 。以中小企業處為例,中企處希望能成為幫助新創打群架的平台,提供貸款、會計、法務資源,甚至協助出國曝光。
第二個角色,則是法規調適及創新。新創團隊往往會衝撞法規,然而既有法規有其背景,政府必須在新創跟既有法規要求下找到平衡點,並推動創新。
第三個的角色,則是「添柴火。從SBIR到各種新創獎勵,乃至於新創融資與投資,政府希望能挑出優質的新創團隊,提供柴火,幫忙推一把。

多年以來的觀察,胡副處長提到台灣新創團隊的技術及創新能力是全球領先,反而是缺乏國際行銷的能耐。小至簡報技巧、英語能力,大至參與國際行銷,台灣團隊大多不像國外團隊「大鳴大放」,過於謙虛。縱使台灣在國際地位上存在客觀限制,新創團隊不應自我設限,唯有在心態上以國際團隊自許,才能抓住機會。各項政策也往此方向引導:一方面希望台灣團隊能夠出海,另一方面也希望國際團隊或單位來台灣落地。

對比台灣及以色列的創業環境,胡副處長提到,台灣的新創團隊「迫切感」沒有那麼強,不做新創還有很多其他選擇,相較之下以色列新創走向國際的企圖心強烈許多。然而,台灣也有著其他力量,例如唐鳳政委近年來推動社會創新,除了定期巡迴,反映在地問題各部會,更鼓勵團隊從解決社會問題角度思考創業。不論走向國際或根植在地,關鍵仍舊是創業的價值主張:如何找到讓自己安身立命之處?即使解決的問題再小,只要成為典範就有機會改變世界。

2020年是國際情勢劇烈變動的一年,然而,台灣也藉由驚人的防疫成果提升了國際能見度。不論公私部門,國際與台灣合作的意願較以往更高。胡副處長以甫落幕的總統盃黑客松為例,今年有多達二十幾個國家團隊共襄盛舉,活動更展現公私協力、公民參與及科技人文結合等精神。危機就是轉機,台灣新創走向國際,今年是很好的起始點,政府的力量當然也不會缺席。

更多關於 Meet 創業小聚 10 週年專題企劃,請見專題網站

謝爾庭
特約編輯

自由接案編輯與內容企劃,見域Citilens共同創辦人。曾任方格子平台內容經理,《貢丸湯》雜誌主編。喜歡不斷發現看待世界的新觀點,做不一樣的事情。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