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穩坐在地市場第一選擇!FunNow 突破疫情重圍,創辦人:休閒娛樂就是現代人的剛需

侯俊偉攝影

根據資誠(PwC)2019 年《全球消費者洞察報告》指出,去年消費者近用娛樂與媒體的方式起了革命性的變革,尤其是 Z 世代的消費族群更是如此,如:有 54% 的 Z 世代消費者每週至少兩次使用串流媒體觀看電影或電視,這也同時反映了他們對於其他線上化娛樂平台的接受度。

編按:Z 世代泛指出生於 1990 年代中葉至 2000 年代中葉的世代。

除此之外,根據調查結果,能夠改善實體店面購物體驗的前三名特質依序為:平易近人的商店導航系統、知識淵博的銷售人員、簡便的付款方式三項,從線下到線上,對於消費者而言,簡便與服務品質是消費體驗中最重視一環,對協助人們在工作之餘能快速且有效提升生活品質、買單娛樂服務的 FunNow 而言,確實切中痛點,用力地落實「工作與生活平衡」的新生活運動。

「FunNow 從第一天就想推廣『生活不只是生活』的理念,我們可以利用科技省去繁瑣的流程,讓人們花更多時間在美好事物的體驗上,」

FunNow 共同創辦人暨溝通長張家甄(CC Chang)提到,2020 年團隊花了很多時間在品牌重塑上(Re-branding),重新將品牌定調,從原本的「Life is for living」,改為「last minutes unlimited」,更加強調公司期待賦予使用者時間掌握權,將品牌重點聚焦在「即時性(Last minutes)」,使人們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皆能找到所需服務。

FunNow 共同創辦人暨溝通長張家甄(CC Chang)提到,2020 年團隊花了很多時間在品牌重塑上(Re-branding),重新將品牌定調。
侯俊偉攝影

疫情期間逼不得已過路客變少,FunNow 平台成為疫情後店家最大優勢

2020 年因疫情關係,泛旅遊產業業者受到極大的衝擊,但由於 FunNow 一直以來主打的是即時性娛樂而非計畫性旅遊,因此只要線下活動不被全面凍結,還能保有一定的成績。

張家甄評估,旅遊市場勢必得到 2021 年中才會緩慢的熱絡起來,跨國旅遊甚至得等到 2022 年底才可能全面恢復,「但對我們來說,這不一定是壞事,」疫情突如其來,對各個產業都產生不小的衝擊,樂觀來看,新冠肺炎確實改變現有經濟活動、消費習慣而形成「新常態」,但市場自動汰換也不見得是件壞事。

「疫情後,國旅會變成大家很在乎的一塊,」張家甄表示,十多年來人們開始習慣出國,從團客旅遊到 FIT(Foreign Independent Tour,自由行),再從計畫性旅遊到非計畫性,這本來就是旅遊與娛樂消費市場逐漸演進的過程,只不過疫情加速了它的發展。

「十幾年來,旅遊產業發展快速,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國際旅遊,但也因為疫情的關係,把很多事情打回原形,」張家甄認為,疫情逼迫國內旅遊與娛樂營產業必須做大規模的重塑,長時間以來,國旅在基礎設備設施、價格設定與品質都不一定是國人可接受或負擔的,現在卻因疫情的關係,使得相關產業不得不正視這些問題,「但這也是 FunNow 現在更好切入的點之一,」張家甄提到。

靠著 3 L (Last minutes, local, loyalty)政策,FunNow 早在疫情之前便於當地市場佔有領先的地位,無論是台灣、日本、馬來西亞的在地店家都與 FunNow 有很深的連結,平台上的客源也多半具有一定的忠誠度,可為在地商家於疫情期間帶來相對穩定的客群,即便國旅大爆發可能會挑起更激烈的市場競爭,但張家甄相信,國旅市場變大後,每一個角色仍會存在自己的份額,OTA 平台大舉進攻國旅並不會影響到人們對於即時性娛樂的需求。

面對旅遊業者搶進,張家甄仍保持開放且正面的態度,她提到:「健康的競爭關係,讓國內旅遊市場選擇變多,才有可能滿足消費者不同面向的需求。」

疫情加速線下商家數位轉型需求,FunNow 正好掌握這波商機

環扣到品牌核心「Last minutes unlimited」,在往後的世界,FunNow 除了提供消費者在最後一分鐘內有無限選擇之外,對於店家而言,銷售也可以延續到最後一分鐘。

「為什麼我們續約率會有九成,因為我們帶來即時、有效益的客源,確實為店家解決很大的問題,」在 FunNow 平台上上架的服務,並不會擠壓到你未來可賣出的服務,反而是替店家解決此刻銷不出去的空房、空桌、空位。

「線下店家的數位轉型,已經持續討論很多年,只是一直都不迫切,」張家甄提到,疫情影響了絕大多數商家對於數位轉型的態度,也加速他們想要將訂單流程線上化的意願:因過路客確實變少了,店家更需仰賴新渠道所帶來的新客源,此時 FunNow 便會跟店家站在同一陣線,「我們不是瓜分利潤,而是協助他們有更多的盈利。」

危機就是最大的轉機:台灣市場決心在疫情最嚴重時擴編,守住內需市場!

相比於其他國家,台灣因有效控制疫情的擴散,並沒有大規模的影響人們線下活動的空間,因此仍維持穩固且快速的發展策略,但張家甄也不諱言,當初疫情最嚴重之時,公司內部也曾因是要持續快速發展、還是要放慢步伐而產生分歧。

「但不好的時機常常也會是好的時機,」她說,在人們不再隨意出門之後,線上平台的導流會產生更大的效益,過路客變少,使得消費者對於線上預約、訂購的依賴度會更深。若 FunNow 要吃下這些快速擴充的需求,勢必得在短時間內招募新的成員,但這同時對於公司而言也是一次勝敗未明的賭注。

「但最後我們還是覺得這是十年難逢的大好時機,」張家甄提到,在疫情嚴峻組織擴編是非常艱難的決定,但為了能夠及時回應現下店家高漲的需求,且豐富平台上的資源,FunNow 仍決心背水一戰,希望封國之際也能提供台灣使用者更多即時性娛樂的選擇。

馬來西亞封國營收歸零、銜接不上東京奧運日本市場告急?

相較於台灣市場的狀況,日本及馬來西亞的情勢相對慘烈,張家甄坦言,由於馬來西亞各地封城、並進行出入管制的關係,人們有好幾個星期幾乎足不出戶,這對線下店家造成毀滅性的影響。

面對突如其來營收慘跌的窘境,FunNow 仍然選擇先穩住腳步、靜心等待,「不希望好不容易建起來的在地團隊就此解散,所以不考慮裁員。」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日本市場,「直到現在,日本團隊還是最辛苦的,」張家甄語重心長地表示,當初進軍日本市場是希望趕上 2020 年東京奧運的一波觀光熱潮,原本預計提供前往日本消費的台灣人、香港人及馬來西亞人即時性娛樂的選項,而非主打日本在地市場。

然而因全球疫情持續蔓延,東京奧運延期,使得 FunNow 日本團隊不得不轉往經營在地市場,「我們確實很掙扎,」她認為,雖然這也許是一個機會去嘗試打入日本內需,但到目前為止仍有許多確定的因素存在,尤其日本市場的複雜性更甚,日本人因為民族性的關係習慣於「計畫性」的旅遊與生活方式,而日本店家也更難相信外來服務,使得擴展內需市場難上加難。

「還好我們在 A+ 輪募資時有獲得日本 CSV Venture Fund 基金投資,才有機會跟日本餐廳預定系統 ebisol 串接,這對店家來說是一個誘因,因為我們有在地企業的背書。」她提到。

「還好我們在 A+ 輪募資時有獲得日本 CSV Venture Fund 基金投資,才有機會跟日本餐廳預定系統 ebisol 串接,這對店家來說是一個誘因,因為我們有在地企業的背書。」她提到。
FunNow

FunNow攜手日本餐廳預訂系統ebisol,店家數翻3倍!後疫情瞄準日本在地市場

開放胸襟是新創成長的基石,FunNow 創辦人:人員自然流動是健康的事!

新冠肺炎來得毫無預警,對新創公司而言,無疑是考驗組織韌性的時刻。

一直以來強調組織扁平化的 FunNow,創立五年始終秉持著快速應變、直接溝通的原則,張家甄表示,世界變化的速度很快,對於新創而言,坦然面對且適應改變是非常重要的,對內,FunNow 堅守三個 B 的原則,也就是:be direct 、be positive 以及 be a team player

「在新創裡面,你不用正面角度來看事情,什麼都做不來,」而這樣開放且正面的態度也適用於她如何看待人才的流動,張家甄認為,對於新創公司而言,人員正常且健康的流動並非壞事,即便情感上肯定會有所不捨,但她仍相信一個人在同一個地方駐留太久,長時間處於「input」狀態是很難有所衝擊與成長,還不如換個環境去增強「output」,「畢竟你不會知道哪一天,這個人在公司下一階段時又回來了,可以發揮得更好。」她提到。

張家甄認為,未來社會將越來越懂得利用時間與科技,「有些人認為休閒娛樂不是剛需,但我們認為休閒娛樂就是現代人的剛需,」比起長時間工作賺錢、存款買房,現代人更在乎生活品質,而 FunNow 就想抓住人們對於生活的渴望。

張家甄認為,未來社會將越來越懂得利用時間與科技,「有些人認為休閒娛樂不是剛需,但我們認為休閒娛樂就是現代人的剛需。」
侯俊偉攝影

「我們可以顧及大家的生活品質,提供大家在更短時間、最少成本卻能擁有最大額度的快樂。」為此,FunNow 非常重視消費者回饋,除了具指標性的營收數字、流量成長外,他們更在乎的是平台在營運期間,究竟為這個世界創造了多少愉快的時光。

未來三年,FunNow 雖計劃暫緩海外擴張,但仍視疫情恢復的速度來決定是否於今年 Q4 前進泰國市場;除此之外,疫情之後,公司也將發展的方向轉為鞏固在地市場的市佔率,「我們擁有當地團隊市場,一定要在這個時間成為在地第一選擇,」張家甄說。

延伸閱讀

盧奕昕
創業小聚企劃編輯

新創團隊採訪請來信:meet@bnext.com.tw

2011年起《數位時代》開始以Meet社群品牌推動創業家們的交流連結。從新創團隊的採訪報導、創業小聚月會的分享、產業沙龍的分享, 提供創新與創業社群相互分享與媒合的平台。

Meet創業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