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產品集資的下一個風口在哪裡?林大涵、徐震分析台灣群眾集資 4 大特色

群眾觀點CrowdWatch

由臺灣產品開發社群平臺加點製造發起、超過 30 位講者齊聚的首屆「臺北產品開發者年會(TPDC)」在展開多場業界對談,群眾集資顧問公司「貝殼放大」創辦人林大涵、群眾集資平臺「嘖嘖」創辦人徐震皆受邀到場,以「群眾集資的成功關鍵」為題,第一手分享臺灣群眾集資市場的概況,為有志提案的產品開發者散霧引路。

群眾集資產業走下坡?

「有些人會覺得這兩年群眾集資話題性降低了,因為 2014-2015 年臺灣群眾集資還很新鮮,集資破千萬就會獲得大量關注,但這件事現在出現的頻率越來越高了。」徐震舉例,2014 年全臺只有 2 件突破千萬的集資計畫,到 2018 年已有 16 件之多;提案團隊的平均實力明顯成長了,媒體報導次數卻沒有成正比提升。

「臺灣群眾集資平臺一度被戲稱為『路跑平臺』」林大涵提到,早期是路跑活動與社會運動讓臺灣人知道群眾集資,直到 2014 年翻轉背包在嘖嘖集資超過 6,900 萬台幣,為臺灣產品集資寫下傳奇的一頁。(完整時間軸整理請見:臺灣群眾集資報告—— 2011-2015 回顧)

臺灣群眾集資市場 4 大特色

在那之後,臺灣群眾集資的發展逐年熱絡。林大涵以人口基數說明,日本人口大約是台灣的 5.3 倍,但群眾集資金額只有台灣的 2 倍;韓國人口大約是台灣的 2.2 倍,但群眾集資金額只有臺灣的 1.5 倍。 近一點來看,林大涵歸納出臺灣群眾集資市場有以下 4 大特色:

  1. 前測系統:相較於歐美網友不喜歡在問卷留下 e-mail、電話等個人資料,臺灣人則樂於填寫各式各樣的市調問卷。臺灣提案團隊普遍用 Typeform、SurveyCake 等工具網站製作問卷為集資計畫預熱、探查市場期待,近期興起的手法則是以 facebook 問答機器人(chatbot) 製造趣味互動,甚至舉辦「不能公開分享」的抽獎。

  2. 推廣思維:電商平臺「越多人買越便宜」的團購行銷術,在臺灣群眾集資市場同樣奏效。除了直覺的早鳥、多入價格優惠,越多人贊助就可以「解鎖」的延伸贈品、新款新色選擇等,都會成為集資期間的擴散誘因之一,讓大家「除了付錢贊助外,有一個把集資計畫分享出去的理由」。

  3. 封閉社群:「經營自己的封閉社群是有意義的。」林大涵肯定地說,無論提案團隊是想積極了解各方意見,或想消極封堵民眾對集資計畫的負面評價,經營一個自有社群都是合理作法。

  4. 話題寵兒:在 2016 年以前,臺灣新聞提到「群眾集資」大多陽光正面、激勵人心,但當這兩年群眾集資漸漸變成生活中常見的工具時,被報導往往都是因為新的醜聞或爭議。「這其實是好的事情,代表群眾集資爭議已經大到足以產生影響力,讓市場獲得再教育的機會。」林大涵對此樂觀看待,也強調群眾集資的精神重在「參與」,提案團隊要「跟大家好好聊天」。

徐震歸納出成功集資計畫必備的 4 大任務。
jie

發起群眾集資計畫前,請先有「這些」!

開站至今,群眾集資平臺嘖嘖已累積有 2,000 多件集資計畫。徐震建議,籌備一件集資計畫時,第一步就是要先評估團隊內是否有能肩負這 4 大任務的角色:

  • 說故事
  • 視覺設計
  • 行政庶務
  • 社群經營

林大涵則以群眾集資顧問的角度,鼓勵大家在正式提案前先思考以下 4 點:

  • 別人不知道的事是什麼?
  • 別人不想做的事是什麼?
  • 只有你才能做到的事是什麼?
  • 由你來做會比較好的事是什麼?

「在群眾集資的世界裡,大家都期望你的產品已經很強、你的團隊也很強,但實際上如果你除了錢以外其他都沒有問題,那你絕對不會『只差錢而已』。一定是還有什麼沒做好。」林大涵也提醒,提案團隊無論是要與生產方、平臺方或第三方服務業者合作,一定要簽「有罰則的約」,沒有罰則的約定就沒有意義。「群眾集資是一個建立在『相信』之上的產業,期待不能只是空中樓閣,簽約是保障自己也保障別人。」。

Sony 集資推出的無線對講機 NYSNO-100。
NYSNO-100 集資頁面

產品集資的下一個風口在哪裡?

生活設計類集資產品的蓬勃發展,跟台灣的製造業背景有關。」徐震分享,此類產品在嘖嘖集資成功金額已累積超過 8 億臺幣,不僅是自家平臺上最吃重的一類,也反映著臺灣有許多工藝師傅、企業經營者開始自立品牌開發產品,並選擇將第一步落腳到集資平臺上。

群眾集資帶來的好處就是,過去新創團隊很難面對既有品牌的市佔率,但集資平臺讓他們用 5 分鐘就能好好說完一個故事。」徐震認為,群眾集資是傳統產業在困境中的一條新出路。

再來是有一些真的很年輕、才剛畢業的設計師,可以在集資平臺獲得一定程度的資金規模,達成創業夢想。」徐震舉今年在嘖嘖吸引數千人贊助的 FLOAT 珍奶漂浮杯、Lasty 食物包為例,以前對大多數學生而言,要把畢製概念變成真的商品幾乎是難如登天;近年卻有越來越多實例證明,關注群眾集資產業的人們永遠歡迎好點子,無論你現在是誰。

林大涵則從另一視角來看:已有研發資源的國際廠牌如 Sony、Canon、Philips 等,近年陸續以群眾集資的方式來鼓勵內部創新,臺灣也開始有企業嘗試這麼做。當新銳設計師們在群眾集資產業「由下而上」地翻鬆土壤,巨頭們「由上而下」的新投入也不容小覷。

林大涵曾以「黑船」形容海外集資計畫導入台灣,是機會也是挑戰。
2018 群眾集資回顧

進口與預購型專案,對原創產品開發者有影響嗎?

另一明顯的現象是,臺灣群眾集資市場在 2018 ~ 2019 年湧入大量進口品,亦即已在海外集資成功的原創產品,由台灣代理商引進到集資平臺上開放預購。嘖嘖上的熱門產品如 Moft 筆電架、Hyphen 耳機、《火球島》桌遊、Kable Card 城市生存卡等,都屬於此類。

我個人認為這不是壞事,反而是正向的事情!」徐震解釋,海外引進的集資產品本身就有很強的話題性與集客力,在臺灣爆紅後會吸引到一批新的、不曉得「群眾集資」是什麼的人,點進平臺看到其他臺灣廠商在做有趣的產品,進而願意贊助支持。林大涵也肯定「群眾集資新朋友」帶來的外溢效應,「光是不用解釋『群眾集資』是什麼,這件事就已經是非常大的利多了!

現場也有與會者向兩位主講人提問:「平均來說,群眾集資計畫在扣除執行成本後,會留下多少比例的實際可運用資金?」 林大涵不藏私地分享,若暫且不考慮第三方服務,集資計畫執行成本大約落在集資金額的 22-30 % 之間。需要考慮的包含 8% 的集資平臺服務費、5-12% 的廣告預算,視團隊需求可能還會另外加上集資影片製作費(至少 5-30 萬)、與部落客口碑合作宣傳的費用等。若考慮第三方服務,大約要再加上集資金額的 10%。

本文授權轉載自群眾觀點,作者:jie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