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什麼時候才是創業的最好時機?創業家最好先滿足這三個條件

Cherries via Shutterstock

在原子核物理學中,能夠核反應的最小放射物質量一旦達到臨界量,則整個變化過程便能自給自足, 這就是“臨界量”。也就是說,在復雜的系統中,超越臨界值可以突然釋放強大的、自我維持的反應。

總結許多在創業和投資公司方面的經驗來看,臨界量理論應用於新創公司也能得到許多啟發。無論新創團隊多麼強大,如果過早地進入市場,很可能會陷入一段無盡的等待;但進入太晚,則需要與更大規模的老兵進行艱苦的戰鬥。在新創公司,時機就是一切。

為了更好地了解啟動時機,或許我們可以製定了一個框架,稱之為“創業的臨界量理論”。這是產品或市場快速轉型時的臨界點,看似在一夜之間。

滿足三個先決條件的最低臨界值之時,就是創業機會到來的臨界量時間點:1.經濟動力;2. 賦能技術;3.文化接受。

既然以上三個先決條件都是外部性條件,無法控制外部環境的創辦人自然無法控制以上三個條件。但通過理解它們本身及其影響力,可以幫助判定新的創業機會何時來臨,然後對資源進行分配及優先排序,從而掌握新創公司自己的命運。

賦能技術

獲得正確時機的一個關鍵因素是賦能技術的原有存在。如果沒有低延遲語音識別、智慧型手機、藍牙和傳感器等技術和設備的基礎,虛擬助理(Alexa),串流媒體服務(TwitchNetflix),乘坐共享(Lyft,Uber)和可穿戴設備(AirPods)都是站不住腳的。

對於創辦人來說,提前於屬於你的正確時機可能只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如果一家新創公司進入一個沒有適當技術結構的市場,他們不太可能在現有跑道上獲得牽引力。我們在許多偉大的創辦人看到的是對新興技術的軌跡有清晰的認識,並且當這些技術處於轉型的轉折點時,就能夠實現轉型產品體驗。

經濟動力

新創公司的創辦人不斷尋找更好的方式去做事情,往往置身於技術的最前線。同時,領先的創辦人有先見之明,密切關注經濟趨勢。經濟動力可以創造新的機會,例如提供產品或服務,從無利可圖轉為盈利;曾經的小眾市場,歷經從小到大轉變。如果你沒有觀察經濟趨勢,並將創新應用於你的新創公司解決方案之中,那麼你可能錯失了巨大的機會。

這種情況往往表現在規模經濟當中。當價格昂貴的東西變得便宜時,它會產生一種經濟動力,它可以改變主流市場採用的東西。

舉個例子,一旦太陽能電池板的成本下降,脫離電網的設備才真正普及,這使得全新的產品成為可能。一旦手機熱潮推動電池價格下跌,特斯拉和電動汽車變得更加可行。根據摩爾定律,當價格不變時,集成電路上可容納的晶體管數目,約每隔18個月便會增加一倍,性能也將提升一倍,這為智慧型手機革命創造了機會。

這種動態的反過來看,當曾經便宜的東西變得昂貴時,例如教育或育嬰,也可以創造新的市場機會,因此可以提高售價。

昂貴的有線電視訂閱和唱片專輯,卻推動了Netflix、Spotify和Hulu等串流媒體公司的崛起。合同工成本高昂但工資停滯不前,催生了零工經濟,誕生了像TaskRabbit,Postmates和DoorDash這樣的新創公司。而一些宏觀經濟力量,如衰退,這創造了共享經濟。如Airbnb和Lyft在金融危機以後的幾年裡出現並非巧合。

文化接受

這要求創辦人把握人與科技交互後帶來的變化到底有多快。隨著人們行為的變化,處於不同市場類別之中的項目,其生存能力也會有所不同。

前輩們、先鋒們為改變文化規範及行為做了巨大的努力,而新創企業往往能從中受益。從部落客、影片部落客平台到Facebook及自拍文化,從“陌生人就是危險”的集體意識,進化到習以為常的網路分享,20年間文化的重新編程,造就了Instagram的成功。

文化接受看起來像是無形的,但它是臨界量組成的一個關鍵部分。此外,文化轉變可能會導致監管變化,並可能對特定市場類別的項目生存空間產生巨大影響。

例如,美國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以7-2的投票結果推翻了PASPA法案,這讓線上體育賭博類項目在美國變得可行,這項裁決肯定會推動大量創業和投資活動,在美國,大麻新創公司的興起,有預測提及到2026年美國大麻產業預計將超過500億美元,是另一個最近的例子。

構建項目前,理解好時機的先決條件至關重要

只需看看Palm Pilot,再想想一下iPhone誕生前所有的創新產品。從20世紀90年代末到21世紀初,Palm Pilot創造了大量新的驚人技術。然而,回想起來,它們的成果只不過是賦能技術。Palm Pilot掌握了許多核心技術,如觸摸屏、處理器、寬頻網路和行動操作系統,它們卻為當今的手機廠商提供了技術支撐。

那麼為什麼我們不都使用Palm Pilots?

如果要真正起飛,Palm Pilot需要兩個關鍵的外部環境:行動電話基礎設施(使能技術)和iPod革命帶來的行動數字設備(文化接受)的廣泛採用。當行動電話基礎設施在2007年左右達到臨界量時,十多年來一直在Palm Pilot設備上得不到應用起色的核心技術幫助了蘋果公司成為世界上最有價值的公司。

但是,我們不能將蘋果的成功歸功於產品創新和用戶體驗方面的天才嗎?

無疑,這些都是關鍵因素,就如iOS平台的網絡效應。但蘋果經歷如此巨大增長的真正原因是他們看到了臨界量。在智慧型手機革命前夕,蘋果正是在恰當的時機進入行動計算市場,並通過產品和市場營銷技巧創造了一種文化現象。

那些能夠在臨界點中實現規模化的公司將會贏得勝利,這正是蘋果公司在iPhone上所做的。亞馬遜通過電子商務做到了這一點,Google通過搜尋做到了這一點,幾乎所有歷史上其他類別定義的公司也都這樣做了。

先發或後發優勢論會讓你迷茫,重要的不是你是絕對的早於還是晚於競爭對手進入市場, 而是關乎誰進入市場最接近臨界時間點。正是在這個時候,技術、經濟和文化力量可以結合起來,為新創團隊帶來爆炸性增長。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透過以下服務
粉絲交流每月小聚Line@互動訂電子報新創影音發表專欄及新創資料庫

本文授權自《鈦媒體》,作者:張嘉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