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新聞

倒空自己、學習成長、創造連結:「沒完沒了」的 YEF 與那些 YEFer 們

時代基金會提供

郭哲佑,鮮乳坊共同創辦人。鮮乳坊是台灣第一個因為群眾力量而生的鮮乳品牌,希望能作為消費者和酪農的橋樑,協助小農成立自有品牌,提供成分無調整、高品質的鮮乳。也希望透過消費的力量給予小農所需的支持,更藉此改變乳業生態。

陳柏任,lalalocker 創辦人。lalalocker 透過與咖啡廳、旅店等各式各樣的商店合作,由商家提供空間、平台媒合旅客,希望讓所有旅客可以隨時隨地寄放行李然後空出雙手輕鬆去逛街,讓閒置空間更有效率被應用,也進一步解決旅客寄放行李需求。

郭哲佑與陳柏任除了都是創業家,他們還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他們都曾參加過 YEF(Young Entrepreneurs of the Future)國際青年創業領袖計劃

培養台灣青年的國際視野、全球競爭力、與創業精神

為了培育台灣青年的國際視野、全球競爭力、創業精神及實務技能, Epoch Foundation 時代基金會自 2003 年發起名為 YEF 的自我培訓計畫。在長達 6~10 個月的競賽期間,參加者(他們被稱為YEFer)將經歷一連串模擬實務學期活動,包括創業團隊組成、創業聯誼會、創業新兵戰鬥營、創業投資選秀會、創業課程研習會、國際交流參訪及最終集大成的成果分享會。

YEF 計劃流程。
翻攝自 YEF 官方網站

2018年,YEF 正式邁入第 16 年,多年來培育出台灣新創圈諸多人才,包括Solo Singer 旅店創辦人馬永欣、Call Saver 共同創辦人魏孝丞、cacaFly 創辦人邱繼弘等。

這些優秀的YEFer / 創業者,除了在創新創業領域不斷追求自我的提升與進展,往往都還更進一步的延續 YEF 精神,發揮自身的社會影響力。

是什麼造就了這群 YEFer 的現在與未來?而他們又從哪裡獲得了這些得以傳承與分享給他人的能量?透過與兩位 YEFer 郭哲佑及陳柏任的訪談,或許可以得到答案。

從參加 YEF 到後來創業,想了些什麼?經歷了些什麼?

陳柏任(以下簡稱陳):YEF 結束後基本上就是剛畢業的時候,畢業後服兵役期間,我開始思考退伍之後的職涯該如何規劃。

與身旁許多人相比,我覺得參加 YEF 對我來說最大的意義就是我思考職涯時多了創業這一個選項。因為一般人不會有這個選項,但是因為曾參加過 YEF 計劃,計劃期間所累積的人脈、實務知識,賦予想創業的人資源,與一般人相比這是非常難得的機會

不過我也曾思考過是否要進大企業工作,最後我選擇創業,因為如果選擇就業的話,以剛畢業的學經歷,無法像創業一樣為自己想要的目標而做,很可能是公司要你執行就得聽令行事。

郭哲佑(以下簡稱郭):參加完 YEF 之後其實內心很澎湃也很雀躍,自己很想做點不一樣的事情。一直以來我對於社會企業領域的事務有高度關注,恰逢當時有一位恩師問我是否有興趣舉辦社會企業領域相關的創業競賽,於是便開始投入,當時更曾辦了台灣第一場以有機農業為主題的社企創業競賽。

因為這些舉辦競賽的經驗,再想起自己在大學期間曾有過的創業點子,於是我創立了結合生產者、社會企業及公益組織的網路商店 17 Support,當時最高紀錄平台上有 80 間廠商, 300 多樣產品,員工數最多曾達到 21 位。

總結從 YEF 結束後到創業的這段經驗讓我學到幾件事情:

  1. 創業競賽/企劃真的不是那麼好辦,所有環節都需要謹慎注意,尤其作為主辦方在競賽期間更需要耗費極大心力關注參賽者。
  2. 開始學習如何跟農友認識以及溝通,以前對的是企業家、學生,但是因為競賽,有大半年的時間都是脫下西裝實際跟第一線的人相處,學會如何跟所謂相對最底層夥伴接觸相處的能力。

我也想藉此跟創業夥伴說,也許創業旅途中會有很多挫折,但累積很多失敗你才有可能換到一個小成功,集了很多小成功你才可能有一個大成功。因此千萬不要被失敗所擊倒,成功的創業家必須要懂得往後看,然後不害怕失敗。

參與 YEF 的過程中,你們最佩服的地方在於?最大的價值又是什麼?

:我想,我最佩服的地方就是計劃期間你看到的每一個人,無論是上一屆的 YEFer、還是產業界的眾多業師,每個人都十分熱心,願意將他們會的全部與你分享、交流,十分不藏私地協助你面對每次的挑戰。

而對於現在的我,YEF 最大的價值在於「沒完沒了」。不像其他活動或是競賽,結束就是結束,計劃期間所築起的人脈網,在結束之後仍會照常運作,這個人脈網會在你遇到困境時伸出援手幫你、在你傳捷報時一同喝采,也因為你曾受到這樣的幫助,所以也會將同樣的模式傳承給下一屆 YEFer,成為那沒完沒了的其中一員。

源於這樣的人脈,在創業的過程我能夠認識許多新創的創辦人,這些前輩會提醒我創業有哪些誤區應該避開、有哪些方法可以快速俐落地解決問題

:在我看來,我則認為學生時期參加這個比賽是很變態的事,因為你必須要很短時間組隊、很短時間提出企劃,又很短時間執行,這是一件非常瘋狂的事情,每一分每一刻都要你絞盡最大心力面對眼前問題。

除了學會解決問題、與人溝通、學習更有效率做事之外,我想最大價值就是「倒空」。參加 YEF 之前,我就像是一杯滿水的杯子,無法裝下任何的東西。可是參加 YEF 期間,某一次的活動身旁那些厲害幾千、幾萬倍的人讓我真正理解到自己根本沒有什麼,就像是一杯滿水被倒空,我徹底了解到,不管到哪裡永遠都有比你還要厲害的人,而自己不管到哪個領域都必須要謙虛,這是我在 YEF 學會最重要的事情

第二個最重要價值的就是連結。出了社會之後,你會遇到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也許從不同角度我們都需要做出相對預防或是準備,可是從 YEF 出身的人你不需要特別調整什麼,因為你知道這些人跟你的價值觀很相近。你不需要再多耗費心力去猜測這些人是不是跟你想的不一樣,某部分而言 YEF 就像一個品牌。

其實對我來說,新生代的YEFer 就像是自己的弟弟妹妹,這幾年陸續寫了好幾封推薦信,只要有寫推薦信的人我都會與他們定期聯繫,彼此關心近況。因為希望的不僅僅是推薦關係而已,而是彼此能夠真正關心,並在許多方面能互相協助。

YEF 最重要的關鍵,就是它是一個大平台,這個平台上的資源共享、人際連結共享,在平台上你們會彼此發自內心協助彼此。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當年的業師是大河馬(cacaFly 創辦人邱繼弘),你能想到,只為了跟一群學生開會,他就從上海坐了飛機回來台北,開了兩個多小時的會後又馬上坐飛機飛往香港嗎?

這是讓我最震驚也驚訝的事情,因為在我自己看來要為了一群小屁孩這樣行動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大河馬卻這樣做了。但是現在看來,如果我自己面臨這樣的選擇,我也會這樣做,因為大河馬是這樣做的,我也會希望將這樣的模式跟行為傳達給下一屆知道。

對於未來想參加的人,會給予什麼建議?

:很重要的一點就是你要很認真地參加!如果你只是認為進來就會變得很厲害,這樣的心態是不太對的。因為 YEF 很特別的地方在於,它並不是一個不斷告訴你什麼事情需要學、應該學的活動,相反的是它會留很多時間讓你跟夥伴去交流、成長。

沒有一定要做什麼,可是在於你自己把事情當成什麼。你可以當成很瘋狂的事情來執行,最後做成一件很具意義的事情;你也可以很自私的想得到什麼,進來後擺爛,你會變成如何,一切都在於你自己的心態如何定位。

:如果你只是進來玩玩的話我完全不推薦你來,因為你只會浪費你的時間。可是如果你是真心想學真想想做,那就真的很推薦你來。尤其是來之前絕對會建議你將 YEF 列為是你那一陣子最重要的事情之一。當然這不是要你放棄你的課業或是生活其他方面,但是你心態一定要調整成你願意投入時間跟精力的狀態,因為 YEF 給你很多東西的同時,也代表會佔據你一部分的生活。

總之最重要的就是你一定要調整你的心態,讓自己願意放空且投入學習的狀態,你進來才真正有收穫,進來之後也才能真正將這群夥伴帶到你未來的生活並肩努力。

了解更多關於創業小聚的資訊,歡迎透過以下服務
粉絲交流每月小聚Line@互動訂電子報發表專欄及新創資料庫
許為傑 Way
創業小聚企劃編輯

新創團隊採訪請來信:meet@bnext.com.tw

2011年起《數位時代》開始以Meet社群品牌推動創業家們的交流連結。從新創團隊的採訪報導、創業小聚月會的分享、產業沙龍的分享, 提供創新與創業社群相互分享與媒合的平台。

Meet創業之星